2011年1月30日 星期日

淚別華叔

華叔走了,筆者跟全港大部份人一樣,有點失落。
失落,皆因足以讓港人引以自傲的人,一一殞落。遊園夢中,只剩一眾跑龍套大花面荒腔走板,沒誰值得委以信任,沒誰讓人由衷敬重。
人無完人,你可以批評他政改有錯,可以怪他老來傲慢,但他的一路走來,他對六四的堅定不移,卻真的令許多香港人不能忘、不敢忘八九年的那場屠戮,不願辜負當年幾許熱血。沒錯,廿年以來,我們依然止於一夜片刻的燭光,口號恒常,然而我們至少沒有主動放棄對真理、公義的堅持,沒有主動獻上中國人千年難得的自由,仍能以自發紀念而自豪。你孤身一人,或許不信自己會執著公義,然而得著華叔等人的領導和象徵,你心底那縷忠烈的熱忱給徐徐喚醒,不知不覺間,你會為自己作為一個香港公民而驕傲。
人在局外,當然可以故作清高,怪局內人沒風骨、沒尊嚴,妥協出賣。甘於置身局外又故作出世的,空談理想,自己不屑落場胼手胝足,卻怪局中人賣身苟且﹔自己看不過眼的,就當成出賣全體,妄據道德高地,群起鞭撻‧他們要做一時的英雄,要意氣風放,不打緊,我想華叔也絕不在意他們如何評價自己 - 他只求向民族和歷史負責。在追悼會內外,港人同悲同哭,這種無聲、悲愴的認同,淹得過殺聲震天的隆嚎。
以往大家怪民主運動一片死水,抗爭寥寥,然而換上今天的赤色亢奮,你會忽然覺得迷茫,有點不知所措 - 不是你覺得激進有問題,而是眼見激進成了昏頭轉向,成了一種攘外無力轉而內耗、只有二元黑白的反噬,你開始灰心,再找不到一個值得相信的人。
你忽然覺得:民主,很有可能成了幾位"英雄"慫人赴義的陪葬品。是他們的躁動,令泛民無法左手挾群情之洶湧,右手執對家對己統戰的奢想,藉此開天殺價,落地還錢。這是無以革命的香港的唯一出路,一條隨時無以為繼的生路(或對某些人而言,是絕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