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7日 星期四

弱勢社群明光社

筆者一直支持弱勢社群。
所以我一直同情明光社。
明光社的風格,一向都是小事喧嘩,大事了了。他們的道德高地,都是建基於小數人對自身信仰的解讀,一概一廂情願。他們以跟社會脫節為榮,以特立獨行為傲,外人愈是批評,他們就愈覺自己是混世裡的一盞孤燈,誓要拯救天下蒼生。
小事喧嘩,皆因自覺為世所孤。就像不時在球場裸奔的球迷,即使深知自己不過是俗世裡的一粒微塵,都要向不屑一顧的世界大喊"I am relevant!I am important!",自我價值乃以維生。
大事了了,皆因他們自知弱勢,只能寄生權貴,唯有對世上真正的窮兇罪惡,隻眼開隻眼閉。可是他們心裡其實清楚:既然無力、無膽制約權貴,好歹也要施虐於手無寸鐵的弱勢,寧願藉虛偽的行為,去舒緩自己屈服強權的羞愧。先怕惡而後欺善,令他們繼續自信抱守宗旨,可以如常安然盤據雲端上的道德高地。哪怕對不同階層有雙重標準,只要我肯罵,罵對了人,就自信高地穩如泰山。
說真的,他們真的很可憐,高舉道德的旗幟,只為得到公眾的垂憐,它,其實很寂寞,很孤單,沒有人願了解它,它亦不懂如何融入大家。
為了讓明光社得到渴望已久的垂注,
為了讓它們的教理得以廣傳,
誰都不要放過明光社。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