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6日 星期三

希望你們不會成了柴玲

民主是讓選民多一個選擇。

什麼樣的選擇?

我既不喜歡民主黨,亦對狙擊派沒好感,又憎民建聯,獨立人士又不認識,誰都不能選。請問誰來給我民主,給我一個choice?

筆者覺得:參選人出選,不是為了滿足選民的喜好,亦不應只著眼選民對一時一人的恨惡,而是要矢志為選民帶來實質的轉變。

當然,不理動機為何,任何合資格人士都是有權參選,都有權為自己定位,所以狙擊不狙擊,不重要。然而民主選舉之理想,不是要鼓勵選民因不喜歡、甚至是憎惡甲而選乙,靠選票出氣,而是讓選民得以思索,出於認定乙條件比甲好、競選承諾及理念比甲更合己意,才選乙。冠以選舉太多恩怨情仇,純粹懲罰,只會造就一批無須政綱、不用承諾、輕視實業,而只著眼幫選民所謂"出頭"的freerider。

筆者選你,不能會只因出於我不喜歡他而你又不滿他,而是在我不喜歡他的同時,你能夠比那個不為我意的人爭取得到什麼,能否爭取更多。

有人說:假如今次有人漁人得利,責任就在當日出賣群眾的那些人身上。筆者不明白:一心不理明益對家,只求報復嚴懲的一群,幹嗎可以脫罪?說為教育選民?不投票或轉投他人,於教育選民而言,有啥分別?真正受教育的是選民還是民主黨?如果狙擊到頭來只為"教育"民主黨,值不值得為"教育"一黨而冒泛民失土之兇險?如果當真有心民主,是否應抑下個人一時之喜惡,以顧民主大局,寸土必守?低得票率,令當選人認授急墜,難道不夠嚴懲?如果要懲罰他們,不投票還不夠哽,投給狙擊派亦未夠嗆,投給建制派才算天譴。要讓投降派甦醒,何不玩舖勁,投給建制派?

論懲罰,民主黨一舉打破建制派直達天庭的壟斷,對建制派儼如天譴﹔前後兩種"懲罰",哪個令你更稱心如意?憑心而論,筆者寧願有民主派跟中共直接對奕互摸低線,勝過阿爺只對建制派俯首貼耳,任其訕民賣直、妖言惑爺,由大眾在局外亂猜亂撞,予人口實。

何況,什麼是出賣?

當日大家心想公投會有六成投票率,結果強差人意,對局中人而言又是否出賣?還是永遠只有小數出賣,無大圍投降?

要批民主黨,你可以批它黑箱作業、出手太低、還價太弱、策略欠奉﹔但批他與中共平起平坐講價是"有罪",筆者不敢苟同。如果民主黨能善用公投之勢、中共統戰的渴望、當權者對形勢的顧忌,條件爭取最好,筆者倒認為公眾未必異議太多。只是對若干只求一步到位、非黑即白者而言,任何的還價,都是出賣﹔任何的退讓,都是背叛。目標堅定,不等如手段不能變通 - 既然當日公投可以破天荒,民主黨難得直達天庭,何嘗不是破天荒?問我認為民主黨有錯無錯,筆者只會怪它腰骨欠挺,叫價怯懦,條件很爛,收貨草草。是否出賣?背叛?就且看今回區選結果如何定性。

真正的出賣,是以落阿爺面凌駕爭取普選,迫得要臉的阿爺無台階可落,有藉口反口使蠻推倒重來強鎚定音。激情是好,也是必須,是一件足以令極權忌憚的法器,但筆者只望今天殺紅了眼的一群,不會倒頭來成了今天的柴玲。

1 則留言:

舞了 提到...

看到她最近的電視訪問片段, 感覺她很假, 有點強詞奪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