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0日 星期四

車毁人亡

震驚前,請攪清 “車毁人亡”的車是誰的車,亡的會是什麼人,如何毁。
現在坐在車上的,車頭是一幫車牌未有,但又自以為技術一流的 “車手”,頸項帶著爺輩祝福的玉嘴,一味爭軚亂扭,不理紅綠。其餘的乘客,一個順手拆了摩打,一個作狀偷走泵把,有的甚至連座位上的真皮都要用刀塊塊磨下。結果成車人你爭我奪,倒忘了給綑在車尾箱裡、撞得橫七豎八的七百萬人。
又或想像一下 “讓子彈飛”的那架馬列大火車。這個車,是靠七百萬人裸著身、頂著日、餓著肚、受著鞭來“死拉爛拉”,偏偏車裡卻有小數人吃個開懷。這些車,不拉是應份,毁了它是道理。
然而,這架車,從來都輪不到我們去毁。
香港人從來理性。我們也有付錢買票,大家不過心平氣和,求個公平、民主的體制而已-改用煤、電行車如何?讓群眾同樣坐到車廂,有個二等三等車卡行不行?車長要驗名正身,經全車乘客考首肯選出,怎樣?可是現在車裡若干人嘆慣食慣,妄當利益天賜既得,膊頭就平日留給老爺托腳,自己就強霸車身一呎一吋,
用來放古玩,擺鳥籠,掛首飾。閒時無聊走出車頭,對住在烈日下苦拉的大眾乍作親善,故作善誘,然後一個金幣打在苦力的背項警告著:一切君權神授,不要妄想逆天而行呀,天會塌下來,你連車都沒得拉呀…
很難想像到,在廿一世紀的香港,奴隸制度竟然可以死灰復燃。不過,有信心的,放長相眼,就待有日車子衝撞太過,連帶車尾箱的鎖扣都撞鬆撞脫,屆時七百萬人或跳車或喊停,這一刻,在等,亦必定會來。
因為這一刻,在車尾箱裡,聽得見咆哮和打砸,嘭嘭作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