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9日 星期三

不祈望香港可以作為中國民主的跳板

不要祈望香港可以作為中國民主的跳板。
原因好簡單。香港法治相對獨立、完善,港人私產有所保障。這種安全感,令普遍港人視民主如雞肋,有固然好,無亦不值訓身爭取。
反之,祖國法治敗壞,大部份人民的生命財產保障欠奉,隨時要以命相搏。論燃星星之火,祖國絕對比香港更易 “撻著”。
要向同胞推銷民主之神聖、選舉之重要,當下未免陳義太高 - 畢竟大部份同胞依然搵食艱難,謀生就是大道理。要成功將民主推及群眾,必須針對群眾最關切的議題:財產和薪資。民主自由建基個人,而個人之所能獨立生成,則有繫財產與薪資的私有及保有。要群眾追求民主自由,就必須先要讓他們知道:不理體制如何,任何人都是有保產、索償及爭薪的自由和權利,而非動輒屈服於政權或商賈的壓榨。制度不容,就可以在制度外爭取﹔個人乏力,就該以集結群體力量與之抗衡,而且是不限於偶然的爭取。倘若當權者手段太過,捍衛者絕對有理由及權利針對始作俑者還以暴力 - 真正需要制約的,從來都是擁有無上權力及國家機器的政權,而被管治者則永遠有權在合理情況下,以僅有的力量反對欺壓。
一旦群眾對保障私產的概念有所覺悟,明白民主體制乃保障私產及個人利益的不二法門,是完善法制的唯一途徑,其餘的政治訴求自會排出倒海,無可逆轉。
一個在現代社會無法保有財產及得到合理回報的人,根本不算得上是有尊嚴的人。要大部塊同胞嚮往民主自由,就得要他們知道何謂生而為人,明白阻人發達猶如殺人父母者,不是什麼說三道四的勢孤力弱,而是對你操手殺大權沒欠你啥的專制極權。

p.s.
筆者認為靠香港牽頭祖民主發展,未免緣木求魚。
今日本地民主的局面,就是阿爺給你點點魚糧,成群魚就一味在缸裡死搶爛搶 - 大部分不敢跳得太高,怕跳出魚缸失水窒息﹔少部分想跳得高高,卻又但求咬著爺餵魚的手指,見爺面有難色就滿心歡喜視作勝利,立刻原條潛回缸裡繼續游,故作威風。
本地民主運動之死結之一,不是阿爺不給你全部,而是他給你少少吊你口胃,就夠大家窩裡鬥,醜態八出,煩得連廣大群眾都覺太過。條條魚都以為自己可以號令天下鯉躍龍門,卻不明絕大群眾不論講心講金,最後還是俯首阿爺。試問你自己都跳不出、不肯出缸,憑什麼要七百萬人跟你連缸也打翻?
與其寄望香港寸進有成,倒不如望祖國同胞自力更生,推動民主,靠由私產的保有及擁有權著手,提高祖國同胞的民權意識,到頭來引動香港民主進程。
在大陸,我們可以不明刀明鎗宣揚政治上的開放及權利,但必須先從有關私產的權利進行教育,令廣大同胞有一個"權利"的概念,一個"可以向政府說不"/"向政府說不乃理所當然"的覺醒,而非任政權鹿擺佈,更不求一時一人一事之勝利。
這種"向錢看"人權教育,在農村地區尤其重要。
在農村,重點宣揚私產維權﹔在城市,集中教育民工如何爭取合理權益,是一種先維權後爭權的思想教育。一旦"政向政權說不"及"財產保有權"植根廣大被改革開放的群眾心中,他們絕對會是變天的原動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