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3日 星期四

怎一個 “室”字了得?

蘋果日報報導:人民日報某標題誤將總理 “溫家寶”印成 “溫家室”,犯了“嚴重”的政治錯誤,幸好溫總慈悲為懷,指示報社不要 “處理”任何人,吸取教訓便行。

黨報事實有錯,不打緊,只要別弄到偉大領袖身上便行。一個工序上的錯誤,已夠沉醉於波詭雲譎的中國人樂翻天:會不會是黨內的保守勢力想 “落面”溫總? “溫家室”,說不定是指溫總全家。全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不是暗諷溫總明益親屬,把持國政嗎?不,或許這是溫總智囊獻計,既可為他塑造虛懷、寬容的影像,更可以將當年因錯印 “家主席”而撤掉所有安徽日報編輯的江澤民比下去,手段何其高明。

由朱元璋的“為世作則(賊)”,至雍正的 “維民所止”、文革火頭 “海瑞罷官”,中國人很易為文字所累,家散人亡。一個“室”字就能沸沸揚揚,全因黨報仝人、以至國人腦裡殘留對文字獄的認知和恐懼:任你錯失無心,解讀大權全在領導,哪怕他妄想發作離題萬丈,他要如此猜如此讀,你都得按罪伏罪,好讓領導立威之餘,更要你文人終日誠惶誠恐、昏頭轉向。若然無恙,就要叩頭謝恩,以後醒醒定定,先領導之憂而憂。為何謝恩? 強權慣蠻使暴,你日日受慣打壓、迫害、恐嚇,竟望得到主人無端鬆手,當然謝恩都來不及。怎會想到平日的逼迫驚惶,是不人道、不合理、不正常?

長年強權的欺壓,令人民接受小錯可以大懲,赦罰要看一時臉色﹔你小人犯錯一定有心,我領導罰你過火就多數無意。在互不信任、互相猜疑的陰霾下,愚者千慮,稍有風聲,都自為胡想之下必有一得,虧得見局裡的潛規則。鬧個甚囂塵上,或為舒緩個人的無力和困惑,或讓猢猻自保以待樹倒。悠悠千年,中國人的尊嚴凋零、中國官廷政治的餘毒,怎一個 “室”字了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