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2日 星期三

溫拿回朝

溫拿回朝,一曲 “樂壇風雲”,道出當今樂壇之頹敗,禍首MP3。
七十至九十年代,人伏在收音機前,想擁有一首歌,或憑哼記歌,手抄歌詞,或自掏腰包,儲錢買黑膠及CD。以往好歌用心打造,隨時經月累年,歌手方有一、兩張唱碟面世,音樂不太accessible,歌迷要久旱待甘露。
今天,某歌這邊聽過,轉頭就能在網上立即分享下載,免費方便,聽歌再不是一種必須花錢的玩意。為保歌手聲勢延綿,主打勁HIT又會雪花飛至,只求潮極一時,省得經年籌著,餓不了FANS。
單單音樂制式有別,照理無力一手摧毁樂壇﹔想當年翻版極盛,又何嘗見上代樂人有如此嗟嘆? 有人批評當今流行音樂遠遜當年,可是當真回想從前,內容何嘗又不是情情塔塔、懷春青葱? 與其以曾經滄海的眼光審視今天,倒不如承認當代音樂不再speak to 上代人的心坎,而受當代音樂薰陶的年青新生,又早就習慣方便免費的分享精神 – 想緊貼稍縱即逝的潮流,有啥快得過極速下載? 上代人不會買,新生代不用買,銷量自然下跌。
然而即使不以隔代眼光鑑賞流行音樂,無可否認,自演藝界變成娛樂圈,包裝從此取代歷練、人氣自此蓋過造詣的那一刻起,香港樂壇注定衰落。以往要晉身藝能界,主要門路只限電台、電視或歌廳發掘,躋身以後又以經歷種種媒體的歷練和浸淫,或唱唸造打樣樣學齊,或拜師巨星由低做起,門人巷裡千錘百煉,方能鑄成經典。往日的歌手,思想亦相對單純,但憑對音樂的忠貞和熱忱,衝鋒陷陣,不怕蝕底。音樂是他們的所有,不是財路之一﹔舞台是他們的終生,非求搶鏡一時賺夠就走。再適逢當年香港經濟輝煌,中產堅實,志趣多元,市場層面闊廣,另加業界人材難得濟濟,創意兼融本土跳脫與西方風格,互相激蘯,音樂自能百花齊放。
香港的七十至九十年代初,絕對堪稱本土音樂的盛世。
相比之下,今天的娛樂圈,唱歌不過路數之一,是確立明星形像之手段,歌曲質素次要,最重要是能接連派台稱冠K場 - 上口必須,旋律無異,格式一致,題裁重覆,生境自我設限,被迫萎縮。芸芸新星,大多無端冒升,不論來歷為啥、素質如何,只要有包裝有緋聞肯投資力捧,就可以不經浸淫,技術後補,一躍圈中之巔於一時,成為受萬千混青垂青、投射的人形吹氣玩偶。以往擁躉既戀明星的外形風格,更欣賞其技術造詣,年青時代的心思記憶,就是靠他們的歌縷串絮絮,是一種柔腸百轉、斯人獨憔的神交﹔今天FANS歡呼喝采,純因台上的他有樣有格,表演夠嗆夠勁,是一種發泄精力的集體狂戀。以往人人只期待偶像新歌何時面世,內容關於什麼﹔現在人人只關注明星跟誰不和有染,受誰的屈,含誰的冤,要靠是非不斷曝光保持人氣,而非表演成就奠定地位。往日在少女少男心中高不可攀,都成了今天俗不可耐的人慾玩物。
社會變遷之快、誘惑之多,或許已令主流音樂的受眾再無閒情、心思去細味音樂,不再追求過去跟偶像憑曲神交的千蕊流金,不再祈求音樂能觸動心靈、點綴記憶,人人只要一時的潮、一刹的放,不願再給時間蘊釀感情,但求大聲唱、大聲嗌,發泄抑鬱、喊過一夕、搖身一時,便夠。情懷既逝,新異趕追,人再無心、亦不求在音樂尋情,只求聽過、興奮過,昨日的細水長流,漿成今天散餐求飽的日子。

(筆者將於月尾出版一本紀念亡母之文集,書名"神氣做贏人",所得版稅將撥捐志願團體
"同行力量",支援生死教育,詳情將於本blog公佈,還望支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