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9日 星期日

搵食與大屠殺

一聽民主或社運,總有人說要專注"搵食",嚕囌無妨,投身可免。
除非對民主和公義完全無心,否則投身不用全職,大部分人又非直接出糧自中央,參與和搵食,根本不是必然對立。
猶裔政治思想家Hannah Arendt剖釋二戰德國平民協助屠猶的心態,認為絕大多數人之所以肯安守"本份",在偌大的殺人機器各司其職,是因為他們都是"Family Man"。當中不少人更是中產階級,知識水平高,亦有一定道德價值觀,平日連蒼蠅都不殺一隻﹔可是一旦置身於一個舖天蓋地的國家機器內,他們就認為自己必須要為家庭的生計、親人的將來而籌謀,以摯親的需要凌駕個人的良知,服膺於殘暴的體制,上面吹雞,下面起錨,層層指令,一呼百應。由於每一個人都不過是整部殺人機器的一顆鑼絲,用不著親手開鎗殺人,無須親眼見著婦孺求饒垂死,所以沒誰自覺要負上任何責任,反而認定自己是一時一地的牺牲品。
普遍港人對社運或民主猶抱琵琶,情況亦跟當年協助納粹屠猶的德國平民無異 - 為了在一個明明剝削自己、奴役自己的體制下,個人或掙扎求存,或為保有原來生活,或為追求更多物質,寧願牺牲是非對錯、民主公義。問題不是搵食有錯,而是太多人都不知飽,飽食之上還要繼續搵食,只求在權貴指間滴來的菜餘吃上最多,寄望永遠有人餵、有得吃。阻他發達?當真猶如殺其全家。
今天,人人都嘆搵食艱難,卻鮮有人想過艱難背後,有著什麼人為的不公平因素,是否牽涉體制分贓、官商勾結。世道愈難,他們就愈埋首於非人的艱難生活,指望間中能鱷口偷金,大款豪賭時涓滴施恩。時間一久,欺壓變成習慣,乞討成為皇道,人人都以為自己生不由己,人人都以為自己不曾選擇。問我幹嗎社會再無自由公義?媽的!我一個人賣得你七百萬人的民主嗎?唔使搵食呀?

p.s.筆者將於月尾出版一本紀念亡母之文集,書名"神氣做贏人",所得版稅將撥捐志願團體
"同行力量",支援生死教育,詳情將於本blog公佈,還望支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