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8日 星期六

末日在你手

美國鳥死,瑞典魚亡,網上世界末日論言之鑿鑿。

與其說局中人危言聳聽,倒不如說他們興奮莫名。

他們十居其九都有宗教信仰,而且是加強版。

稱鳥死魚亡就是末日異境?

"Those whom God wishes to destroy, he first makes mad."------Euripides

若然真有末日,理該早就悄然而來,溫水煮蛙,讓人防不勝防,又怎會輕易為你這等微塵所洞悉?

妄想憑此猜度上帝心思,根本就是自以為是不自量力,Plain Aggroance而已。

正當全球科學家擔憂氣候暖化會令生態更趨失衡,呼籲發達及發展中國家減排二氧化碳,那些現在大喊末日將至的人,就一直指溫室效應純屬虛構:人為末日他們不 信,確鑿證據他們不理﹔倒是尚待解釋的鳥死魚亡,就他們就肯定末日先兆。或許真如他們所說:God works in mysterious ways,愈是無以理解,就愈是信以為真,無可置疑。

他們偏偏沒想過,若然當真有神,溫室效應,大可是上帝借刀殺人。

要解釋何以有人熱衷世界末日,可以引用美國思想家Eric Hoffer對大型群眾運動的分析。Eric Hoffer認為,群眾運動人山人海,能夠讓一些平日自覺不濟、為世所棄或現世無人的個人淹沒其中,既可跟那個丟人現眼的自我割蓆,又可寄望功成之日,一 切得以重新來過。要群眾運動延綿永續,其目標不但要崇高宏遠,更要永遠都是將到末到,方能令局中人得以持續往自己面上貼金,長發偉人大夢。同樣道理,有人 渴望一個永遠將到未到的末日,恉因他們自覺受現世離棄、排擠、打擊,長期困頓絕望﹔唯有末日,任何形式的末日,才能給他們一個可以一切重來、舊事一筆勾消 的盼望,不論是得寵升天,不是劫後餘生,最重要過往的不堪煙消雲散,自己可以重頭來過。那是一個衝著自己來、可以成就自己鹹魚翻生、吐氣揚眉的終極大結 局。一句貫之,是上天下地只有我,Plain Aggroance again。

末日思想一到極致,有些人會巴不得牌局立即新開,自我了結,有的甚至會訴諸恐佈行徑,靠製造恐慌死傷催促末日,腦裡不曾想過自己不過是人,憑什麼可以迫上 帝提早下手。今日網上散播流言,已屬小事,最怕是什麼末世組織乘勢而起,又喊大家要贖罪要準備,好像末日是準備得了的,輕則相聚等死,重則傷人害己。 如果以死迫你認罪,那不過服誅而已,如果上帝仁慈公正,何必以死迫你假懺悔?假如靠死便行,還需要什麼教理名言?

歇斯底里就是服從謙卑?法國文豪La Rochefoucauld曾說:"Readiness to believe the worst withour adequate examination comes from pride and laziness: we want to find the culprits but cannot be bothered to invetigate the crimes."

I rest my case.



p.s.筆者將於月尾出版一本紀念文集,書名"神氣做贏人",所得版稅將撥捐志願團體"同行力量",支援生死教育,還望支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