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7日 星期五

(小小說) 裁員

「裁…裁了你麼?」
他,手裡拿著一個白色大信封。
我雖然跟他共侍十年有多,平日說話投機,快人快語﹔但此時此刻,連我也頓覺有口難言。
他沒有抬頭,雙眼依舊凝望手裡的信封
「這是推薦信。那封解僱信,我已叫CINDY幫我放大過膠,作個紀念。」他說。
「你好歹都做了十年,幹嗎這裡一點感情都…」我欲言又止。
「機器會折舊,人就更會折舊。這個主管來了未夠一年,他肯給我寫推薦信,已經很好。」
他向枱上的藍色水杯手指一彈,叮叮之聲頓時裊裊。
連坐在我隔鄰的Simon也按耐不住,終於要伸長脖子,看個究竟。
他望著我們,嘗試造出很多合適的表情,可惜最終徒勞無功,唯有一聲不響,繼續埋首工作。
雖然Simon上工已有半年,但我紿終不知他有作過什麼貢獻--只知他近來應該輸了很多錢,電話在交易時間,不停響起接收短訊的信號音。
「算了吧! 我來時一隻杯,走也不過一隻杯而已。」
他努力將水杯放進公文袋,卻總是塞不下。
我蹲進他的身邊,幫他執拾滿地的文件。
「說真的,我想自己也留不了多久…除了你,這裡跟我相熟的,沒幾個…」我說。
「跟我相熟有啥用?我連自己也保不了呀!」
他搖頭苦笑。
「我跟你這裡都做了十年,真的比管理層還要久…」我說。
「唉…這就是我們做不了管理層的原因呀! 永遠都是一將功成萬骨枯…」
啪的一聲,他終於將水杯塞進袋裡。接著他站直身子,環顧這個廁身經年的辦公室,深深吸氣。
「將從來都不屬於你的,看成自己生命的全部,世上沒有比這更愚蠢的了。」他說。
我跟他站起來,順著他的視線,瞭望四周。
人聲、電話,響徹如舊。
沒有人望向我們這邊。
「你有什麼打算?」
我嘗試打破沉寂。
他望望手錶,然後抬頭笑道:
「打算?我好像是半小時前才收到通知呀…唔…既然我現在經濟拮据…想不想跟我打賭,給我幫補一下? 」
「什麼? 」我大惑不解。
「是我朋友,就快點拿紙筆來…」
我糊里糊塗,從枱上拿起紙筆。
「好!現在我就跟你打賭這裡誰會被裁。我指一個,估一個,你給我記下。不中的,我每個賠五十元給你﹔中的,你就每個給我一百。不要跟我談公平,怎樣? 」他笑著說。
「我哪有那麼多錢…唉…來吧!唔…就由Simon開始吧!」
我倆同時直望Simon。
Simon一聽見我喊他的姓名,又立時伸直脖子,望個究竟。
「你放心吧,Simon! 你…你什麼都沒做過,就肯定沒錯過…不!你是連錯的資格都沒有,因為從來都沒有人知道你存在!哈!不要望了,努力工作吧!」
Simon聽著他自說自話,表情一片渾沌。
「好!下一個是PAUL…唔…裁亦無妨,不裁無礙…應該平平安安…至於Gary…」
他點著點著,期間向我細心分析那個為何該裁,那個為何不該裁,愈說愈起勁,開始手足舞蹈起來。
我將同層職員的名字都寫在紙上—那些忘了姓名的,就以新人甲乙丙代替,快快記錄他的「落注」。
看著他眉飛色舞,聽著他精采分析,我愈寫愈無奈,腦裡竟閃過辭職的念頭。
「那我…你又怎樣看?」我問他。
「你?」
他瞇著眼睛,左邊嘴角微微上翹,仔細打量我的長相。
接著他不由分說,從褲袋拿出銀包,取出一張五十元紙幣。
他把五十元遞給我,微笑道:
「拿去吧!用來請我喝下午茶!」
我望著他手裡的紙幣,再望著他。
我二話不說,欣然拿下他的五十元,然後捧起他的紙皮箱,送他離去。

p.s.筆者將於月尾出版一本紀念亡母之文集,書名"神氣做贏人",所得版稅將撥捐志願團體"同行力量",支援生死教育,詳情將於本blog公佈,還望支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