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5日 星期三

誰在造神?

人一走,有人批評若干人對他過份神化,近乎造神。

筆者好奇:閣下將公投失敗及政改通過完完全全歸究於一個垂垂老矣(不想說行將就木)的人身上,將他描繪成彈指間可號令天下、顛倒乾坤的人物,何嘗不是"逆向"造神?

公投,是一個人推倒得了嗎?

民主,是一個人出賣得了嗎?

他反對公投,是他個人的選擇﹔

他支持政改,亦是他個人的決定,

他有走著我們認為是正確的道路的權利,亦有走著我們認定是錯誤方向的自由。

他沒有權,沒有錢,沒有兵,只有德高望重。單靠德高望重的他,真的可以呼風喚雨嗎?

香港人真的如此崇拜偶像,必須要以某人馬首是瞻,方能有所決定嗎?

他就算是錯,群眾就一定會、一定要跟著錯嗎?

面對民主,香港人難道沒自由意志嗎?

難道民主黨人不會深思熟慮,唯命是從嗎?

沒有你的主動和應和服從,你會跟他意見一致嗎?

要怪他,你只能怪他一時糊塗,選擇錯誤,令他不自覺地背棄終極普選的理想。

但你不能說他有心、刻意出賣民主。

因為在當時、當地,他的確深信自己為民主而押中寶 - 即使你認為他下錯注。

這是他的錯誤,要說虧欠,是對他自己一生的追求,不是你,不是我。

因為他沒有叫你跟,

他亦沒能力迫你要跟,

是多數的沉默、漠視、無知、愚昧,促成今日你口中所謂背叛,

不要將全民有份的責任,歸究於一個己死之人身上。

你今日反對他的威權,皆因你認為他確實有無比威權,而現實卻是你嚴重高估他的神力,你只找著個焦點發泄絕望和不忿,一個再無能力反抗的人,

這是他的不幸,亦是香港人的不幸。

p.s.筆者將於月尾出版一本紀念亡母之文集,書名"神氣做贏人",所得版稅將撥捐志願團體"同行力量",支援生死教育,詳情將於本blog公佈,還望支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