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日 星期六

何時才能不靠子彈飛? (內含劇情,不喜勿進)

看過讓子彈飛,論劇情,荒謬得拍案叫絕。

有關片裡的隱喻和暗諷,陶傑專欄接連兩日娓娓道來,珠玉在前,筆者觀察力不夠,無謂獻醜。

只想談談戲裡的群眾。

戲中假縣長真麻匪的張牧之,給全城人送來了子彈長鎗,呼籲全民一起打進城裡惡霸黃四爺的碉樓。可是任張奔走號召,城裡人都是光拿了鎗便躲,一日未見誰勝誰負,一日不敢押寶相隨。張唯有拿著黃四爺的替身當眾斬首,才騙得一眾老幼搶關斬將殺上去,還真的把真六爺當成替身來砸。戲末張跟黃悠然自得,一時新仇舊恨湧上心頭,張對黃說:"你和錢,對我都不重要﹔沒有你,對我才重要。",還給黃一枝鎗,要他體面了斷。黃剛走,那個當日跟著黃作惡多端的武狀元立時請纓,誓保黃一路好走,說罷一副奴才嘴面,悻然離去。周圍群眾搶得便搶,連假縣長坐著的椅子也說"這是我的…",急急搬走。

沒錯,黃五代人魚肉鄉里,富如兩大家族,窮如賣粉小民,無一倖免,全民早就該義憤填膺﹔可是他們就是不敢,皆因找不著個可跟黃對著幹的人﹔就算張來了,他們也得待黃人頭落地,才敢以暴還暴燒殺搶掠,如野獸般泄發憤恨。有道理,他們沒種﹔有了鎗桿,他們也是沒種﹔直到不用他們冒險捨身,他們就搶著來做英雄,打下這個易守難攻的碉樓,打下打下,看上去真的挺易攻。

不難想像,黃一下馬,鄉親們就會捧張,一樣感恩戴德,一樣三呼萬歲,然後就好好回家點數自己搶來了什麼 - 屬於自己的,拿回來﹔本該不是自己的,藏起來,然後一切由得張去辦,咱們在他屁後簇擁便行。假如有日張有什麼不測或給打垮,大夥反正救不了他,不過換了個主子而已 - 之前還不是來了五任?生活如常,最好,好就福氣,慘就認命,就這樣。

一段簡單的情節,輕鬆勾勒了中國歷代治亂更替的精粹 - 忍得就忍﹔忍不了也得待﹔待得了要看情況﹔情況明朗就混進﹔混進了就給自己搶﹔搶飽了就管誰當王﹔誰當王就奴顏誰…代代重重覆覆,就是沒想過要大伙兒自己擔起大家的事兒,更沒想過要立什麼制度長治久安,以防又來一個黃四爺 - 想什麼想?他媽的,咱們得趁時機到,好給自己搶過夠! 管他媽怎去搶,搶到留給自己,至少以後再亂也有東西防著。正正是中國人這種不敢集體擔當自身全體的命運,只重私利無視公利,令他甘願將命運交予小撮人顛倒擺弄,但求鱷口偷金,結果是中國歷史所謂太平盛世,永遠都不過偶然、不過一時,而亂世卻十居其九,更替也是暴力生成,沒建立起什麼制度體制。

怒而不發,極而發泄,再為了活著而亂番天,中國人代代如此,亦促成世世代代只能如此 - 管他誰做主,我活著便成,我能好好過活便成。可是你們大夥兒不理自己,人家就來理你們,倒頭來攪到你不但獨個兒活不成,還所有人都活不成。你活不成就怨,怨不得就恨,聽聞誰可以給你出氣報仇,你就等,怕偷雞不成反丟命。好了,成事了,安全了,怎樣幹也沒事,你就搶你的了,跟著誰就誰話事,世世代代,永無休止。

因為千方百計要自己活著,結果人人都活不成,若然災禍未到,都不過是時辰未到。姜文就這樣笑著嘆著,以一套兩小時的電影,書了一卷中國千年的血河,紙上還隱隱透著腐臭。

中國人要忍到何時,子彈才飛?
子彈飛了以後,人民何時才能脫離這種以暴易暴、宣泄破壞的更替?
中國何日才能不靠子彈去飛?
天曉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