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4日 星期六

陶傑

我一直覺得,陶傑是在刻意地放浪形骸。
或許是一切都看得太通、太透,作為中國人的他清楚知道,清談、胡訨,是唯一的生存之道。
他熟知中國文化,比很多人更懂欣賞中國文化的精氣意蘊,眼見中國不再是往日的亭台煙雨,見證著中國人一手摧毁代代相傳的文明瑰寶,他絕對比任何人更痛心。可是痛心又有何用?再懇切,再有理據,也沒法跟錢作對,你一個人想喚醒世界,可是世界偏偏不屑你去救,一生匆匆幾十載,曾經死過翻生的他早就悟道;做人,就當它一場遊戲一場夢。蜚短流長,不打緊﹔盛衰枯榮,由它去。一桿筆,過把癮,罵過所有牛鬼蛇神後,既能笑看風雲,又能為典雅中文留下絕筆,他,理應無憾。

5 則留言:

Edwin 提到...

也許吧, 但人言之出, 也應考慮對別人的影響孰好孰壞, 特別是說者/書寫者是位名人.

嚴櫻 提到...

Edwin:
下筆成文,有時很難顧及所謂影響﹔何況在香港,各大三十大版溫和謙讓,也沒市場,學陶傑所言,要controversial,市場主導,愈串愈賣,他不過搵食而己。

Edwin 提到...

想不到這麼快就出到搵食的說法. 我不知道, 全港七百萬人也在搵食喎, 不見得個個都在出賣人格吧? 打刧都係搵食啫, 也真是很難顧及所謂影響. 一方面說要理性, 另一方面就要搞controversial,孔子說:是以惡夫佞者!

嚴櫻 提到...

Edwin: 沒有什麼快不快,搵食就是搵食,而理性跟controversial(不是sensational)亦沒什麼抵觸。何況陶傑不過遊戲文字,普通人分析過後姑妄聽之,何來什麼影響?

jcch 提到...

或許,骨子裡他是一個懷舊主義者,而且懷舊的對像不僅是空想中的舊中國,更是1945年前的民國、70-90年代初的港英黃金時代,還有戴卓爾夫人時期的英國。

在我看來,他寫得最細膩、最有"老名妓風範"的,都是懷舊文章,從中直看出了對逝去的過去的依依不捨。這也解釋了他真熱愛英國的理由:英國比起香港、中國大陸,這幾十年來變得都要少。

至於其他文章,當然是搵食而已,不必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