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1日 星期五

不做狗儒

"Any man who is under 30 and not liberal has no heart but any man who is over 30 and not conservative has no brain." - Winston Churchill

來年,寫文必定依然,因為就算前景再暗,作為香港人,既有言論自由又有多元資訊,不寫點啟發人心認祖關社的東西,實在太對不起很多人。
不時看見某人文章,專唱反調,永遠犬儒,任何義正辭嚴的行動,例必看出人性的陰暗和虛偽,冷眼眾生。
筆者不介意他看出所謂一點"真",可是這些所謂真,真的什麼人都看得出 - 畢竟愚者千慮,必有一得,事事朝著最壞最差去想,總會語必驚人,吸引到一群明明吝於付出、卻又推搪時勢不允、未戰先降的一群。這幫人等,世界不如己意,就認定人世間事事灰暗,樣樣邪惡。你對世界有祈望有理想肯付出,他們會恥笑你不自量力,入世未深 - 我什麼都得不到,你這囉嘍會得到? 如果你成功了﹐他們會認定天理何在你好運﹔如果你失敗了﹐他們會急急搶閘大喊"早知今日…" 因為他們能夠理直氣壯地"什麼都不做",所以永遠無懈可擊,批不了他們什麼。為了印證這個世界真的如他們想像般黑暗、荒謬,他們絕對樂意見你車毁人亡,焦頭爛額。
不知是否筆者過份敏感,總覺今天社會隱約瀰漫著一股消極主義、失敗主義 - 筆者明白,對家打壓實在強橫,社會前景亦見暗淡﹐然而消極都算,更嚴重的是有班根本未嘗風浪的人,竟將這種犬儒當成睿智,寧願一同沉淪,都不敢挺身力爭,任社會淪落,縱容消極。
Winston Churchill說:"Any man who is under 30 and not liberal has no heart but any man who is over 30 and not conservative has no brain." 這幫人三十未有,但就偏偏 No Heart,不是因為經歷過什麼,而是純粹因為少許挫折或氛圍,令他們甘心清談,或埋首物質,或任性濫情 (Sentimental), 以為複製品味是高尚,高價物質是文化,一句到尾,都是怕失敗,怕真相結盅再難自戀,才甘願麻醉自己的Heart,將人生縮至距身體五厘米範圍。
年青人本錢多時間多知識豐富,投身社會改變社會,理所當然。當然世事未必如意,形勢比人強,不是喊投身就能成功﹔可是投身一回事,散播犬儒又是另一回事。世上沒什麼是潔白無瑕,人人都知,不用你亂挑骨頭作低層次思考﹔只要行動關乎道德、良知,理念正確手段合宜,背後有什麼人是什麼用心,何必在意? 不是要你只唱好不唱衰,而是無須僅僅誇張衰的可能,一下子蓋過行動本身的積極和正義,否定任何自發的舉動。
若然Churchill所言屬實,三十歲後保守必然,這不代表你三十歲前奮身是錯是愚﹔如是結局只能這樣,筆者寧願三十以前順心而發為理奮身,最後滄海桑田,做個真正有經歷、有風浪的Conservative,而非那些虛構歷練,詐作看破世情的逃兵夸夸而談,有負良知、有負恩賜。

In short, we should not be satisfied with simply wishing something to happen day after day, just to make you feel good. Wish without action is simply idleness and indifferenc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