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0日 星期四

輔國光亞 井河主奴

中唐年間,宦官李輔國擁立太子李俶為代宗有功,權傾朝野。他曾對代宗說:“大家(皇帝)但內裡坐,外事聽老奴處置。”,其拔扈可見一斑。
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日前亦於北京有云:“井水不應該犯河水”。沒錯,就是叫你特區小民不要對趙連海案諸多意見,外事但聽他們處分。
良知,是路見不平、見義勇為。良知無所謂中國特色,良知就是良知,只有你敢不敢義正辭嚴、伸張正義。批趙案胡作非為,就是良知最典型的體現,是生而為人的基本責任。
一家人都說井水不犯河水,說起都心酸 - 若然真的互不干犯,那你又何必干涉香港民主,對港人的義見濫言妄語?如果真的計較河井分明,你又憑什麼指摘外國政府支持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警告邦交國堅反台獨?水沒兩樣,何時算河水,何時屬井水,如何說明?不滿你河水犯井水,你就說井水源出江河,多犯應份﹔井水怪你河水太洶太猛,你就嚇我井水若敢冒犯,或不留滴水於我,或沖我一井淤泥。
反正犯與不犯都由你主導,何必煞有介事,明勸暗唬?
河之不存,井將不附,批你老奴,除了出於良知,也是顧全大局﹔不單是純為趙及千百結石寶寶,而是為了以後全民的人權、合法的抗爭。
李輔國的結局,就是頭顱為“大家”遣人割下扔到廁中,諡號為“醜”。弄權,不過一時,權終歸乃出“大家”,只要“大家”有心,主奴河井,終有一日乾坤反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