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7日 星期一

溫水煮共 - 讀"中國文明的反思"有感

一直以來,筆者都傾向以"一族兩國"看待台灣問題。
筆者不是台灣人,意見當然只能一廂情願。
但見大陸民主憲政遙遙無期,而台灣民主發展又無可逆轉,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應該自問:究竟是貎合神離的硬統一重要,還是台灣兩千三百萬同胞的福祉重要?

大陸常說以香港的一國兩制垂範台灣,其實應該是倒過來,讓台灣垂範大陸 - 不是要大陸一下子全盤倒向民主憲政,這根本沒可能 - 而是要大陸接受並學習地方自治,為聯邦體制舖路,它是中國和統一的出路。

上世紀二十年代,中國曾經牽起所謂"聯省自治"的風潮,當中尤以廣東及湖北最為成功,有自己的省憲和議長,後者更出現了中國第一位民選省長。聯省自治,是共和制的關鍵,簡單而言,自治省份依然奉中央政府為正朔,代表全國,除國防及外交外,省內一應民生經濟發展均由省內民選代表秉持主理,改變以往中央任命之層壓式統治。財政獨立﹐每年稅收部份上繳中央,其餘皆由省政府按情況調度。由於省內下至村里上至縣市皆由民選,省政府必須向省內全體人民負責。
聯省自治之好處,避免中央派遣之官員為著個人任途或討好上司,犠牲治下群眾的利益。同時由於省內首長議員皆由省內人民選出,故此理解熟悉省情,政策亦必須對省內人民負責。算想做形象攪宣傳邀掌聲?一旦花費太過,人民都不會通過。
而最重要者,是它能夠制衡中央,令全國不會因北京個別人士之起落而"一榮俱榮、一亡俱亡"。

隨便瀏覽fb,不難發現很多反共聲音,當中有人更鼓吹武力革命。筆者覺得,中共暴政是一回事,人民有權以武力推翻暴政,也是一回事,但筆者實在不敢、亦沒資格慷他人生命之慨,隨便鼓吹暴力手段。何況對大部份中國人而言,今天中國再黑暗,形勢也是難得的大好,中國人再受壓迫,都未必願意在這發展關頭以暴力推倒中共,使中國再度陷入混亂。大家其實明白:今日簇擁中共,不是心悅誠服,而是迫不得已 - 推倒中共容易,可是推倒以後,有啥能及時填補權力之真空?新的制度能否橫空出現,及時Pick Up經濟發展的步伐?中國人崇尚權威、訴諸人治、輕視法度等族性根深蒂固,又是如此簡單一役就能畢其變,造就憲制於萬世,而非再生獨裁?沒誰敢說不可能,只是眼下中國人真的不敢、亦不願冒險。不論關乎個人還是整體,中國人都不信有浴火重生的可能。

大亂不能,就唯有苦心經營,由下而上慢慢建設。聯省自治之可行,乃建基於低下階層投入政治之可能,它令基層有動機、有責任參與民主及政治,監督政府,直接培養公民品質,提升民智。
筆者認為,想推動中國民主發展,就要避重就輕,旁敲側擊 - 不喊打倒中共,轉求擴大地方民主,先以地方自治為目標,藉此建立制衡中央權力的力量。
你認為這樣未免天真?其實任何一個有志中國民主的人,本來就是天真。不過話說回來,聯省自治,其實就是對極權溫水煮蛙。反正今天中共管治本來就鞭長莫及,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導致民不聊生,倒不如讓人民選舉省內官員,倒能藉開放政治之名,攏絡民心。起首群眾大可接受候選人由中央揀選,甚至不用說什麼省議會,以省級官員試行便夠,反正只要體制一旦落實,民主步伐就無以逆轉,人民初嘗民主選舉之甘甜,自然會向中央爭取更多。屆時官員連任與否,無關中央派系傾軋,為免時眾怒難犯,也勇於向中央據理力爭。省省步步進逼,中央集權總會有給壓扁的一日。
當然,大前提是奴性不發作。
一句貫之,不求一下子抄中共家,而是肉逐少逐割,最重要是地方勢頭一開,中央權鬥再烈,都無以阻礙大局。

自治不等於分裂,更不是獨立,因為省省依然奉中央為正朔,而省權亦不涉軍權,故不會出現軍閥割據的局面。至於聯省自治能否得到民眾支持或理解,關鍵在於民眾要明白自治乃建基於對個人自由及權利的尊重,是人民真正當家作主﹔自治的目的,乃是為了有效施政、加強問責、以及克服全國性選舉的籌措困難。既然香港、澳門都可以作有限度的一國兩制(即使是如何表面),各省可不照辦煮碗?不但無損團結,對台灣亦未嘗是統一的誘因。
當然你會問:中共哪有如何naive?專制極權怎會放手?沒錯,與其望中共自投羅網,中國人倒不如莊敬自強。 你拍喊打倒共產黨?那麼要求省內傚法香港沒那麼嗆吧?我不是求什麼,只是求中央擴大一直在基層農村進行的民主建設,以地方自治為終極目標。只要令中共願意或被迫行一黨制的分省聯治,就已經是成功的第一步。問題是中國人自己能否接受、是否理解,以及如何支援黨內開明派抗衡迷信大一統、專制集權的保守派。

一切,還得看民眾的決心。

既然中國人不願再以鮮血循環暴政,既然中國人心繫發展勢頭之強勁,不想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成就毁於一旦,溫水煮共,由外部誘發內部崩壞,不單勝過望天打卦,更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當然,筆者亦沒資格要求廣大人民無止境容忍專權肆虐害人,然而一旦訴諸暴力,不是純粹不過零星,群眾但求打跑一兩個狗官便算,就是無可收拾的舖天蓋地:屆時不是人民VS政府難麼簡單,而是已富起來加將富起來的一群VS慘受欺壓但又昏頭轉向、容易因發泄心態、搶掠心理受煽動的一大群,一定打個稀巴爛。關乎個人生死,對家一定瘋狂反擊,就算牆倒眾人推,死傷一定慘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