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0日 星期五

一張空椅

劉曉波的椅子,沒人坐﹔連戰的那張,也是空。
代連戰領獎的女孩,眉頭深蹩,不願來﹔想往挪威領獎的,重門深鎖,去不了。
今天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的那張空椅,是屬於全中國,是劉曉波以信念與生命告訴大家:只要中國人繼續不畏強權,矢志民主,誰都可以坐在這裡,得到世界的認同。
這張椅,就是抗爭的火矩﹔火,照著尚未利慾薰心的大眾。
中國的如日方中,今天都成了散碎在奧斯陸的春秋大夢。任身邊多少阿福阿諛拉幫,一旦技安引吭高歌,誰也不是平日怯懦怕事的大雄,雞飛狗走。出席頒獎禮的各國代表,齊齊體現"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的團結,一起冒著敵人的光火,站在奧斯陸的文明殿堂。只餘下自以為是周天子、明推孔孟實圖爭霸的她在嘀咕、咀咒、喊罵。
連一個和平獎的容納不了,你信她會和平堀起?
由五四至六四,中國人對德先生的期盼,將近百年,雖非刻刻煌煌,卻仍然孤燈盞盞。雖有許多仁人義士身死家破,縱有強權愚民導樂,廣大民眾對民主、尊嚴的渴慕,不過是為一時強權暫時壓下,不曾消磨。遠至海外華人的聲援,近至中國網民孔子和平獎的恣意嘲諷,都足證中國人對是非公正了然於胸,支持劉的,在心中的,絕不會是小數。今天這張空椅,既沉重,亦值慶幸:因為它承著代代生民對民主的奮鬥,亦象徵世界對中國民主運動的期盼。來日方長,錦州監獄的牢房,終會成為當年曼德拉囚身羅本島(Robben Island)的監倉,一個僅供緬懷的地方。總有一日,一張教人無奈的空櫈,會成了供人思賢的空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