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1日 星期五

以網點包圍國家機器

浙江樂清市蒲岐鎮寨橋村前村長錢會雲疑在收地賠償上與地方政府多番糾紛,十二月二十五日慘死村口公路,身體被公車輾過,身首異處。當地官員起首堅稱事件純粹交通意外,惟攝自案發現場的相片旋即散見網上,網民紛紛指事件乃地方勢力蓄意謀殺,志在阻止錢連任村長,得以強收土地興建電廠。
網民所持疑點有三:.一. 路邊監察系統未有錄下錢出事時之情況﹔二. 肇事公車為何會反方向行駛﹔三. 車後引擎罩未有損毁。及後更有一女證人,聲稱目擊錢被三名帶著白色手套的蒙臉男子推到車後,但當地官員卻以證人乃癮君子為由,拒絕接納有關證供。網民連番指控,最終迫使當地政府先後兩次召開記招,聲明案件仍在調查。公安當局初指車後及路上痕跡與一般意外無晎,並指事件並無目擊者,當事情況混亂,一切純屬誤會。然而當局承認太遲發佈消息,並強調公安會尊重市民知情權,竭力追查真相之餘,亦歡迎群眾協助調查。
律師被打、刊物被禁、維權被誣,上述事件看似冰山一角,但亦充分表現群眾對制度嚴重不信任、甚至敵視,只能訴諸制度以外的群眾壓力,才能保障本屬憲法及制度保護的人權與公義。互聯網四通八達,一方面方便網民組織及散播資訊,成功打破山高皇帝遠的無法無天 - 雖然趙連海剛在天子腳下被屈被鎖,保外後踪跡杳然 - 但網上資訊無以核實,所謂調查,隨時淪為群眾單純宣泄不滿的火山口,令判決純為民情主導,真相倒是其次。
當然歸根究柢,民憤殊非空穴來、一朝一夕:地方政府官商勾結,糾合土豪惡霸迫遷徵地、賤償民產,無日無之。平民手無寸鐵,制度助紂為虐,固然只能靠互聯網及暴力,靠聲勢引起關注,以外力抗衡內部壓迫。
制度缺乏公義,政府與民間的信任鴻溝一如經濟增長急速開展,導致現在星火處處。極權習慣欺壓,視妥協為屈辱、屈辱為放權,不怕你星星之火分而壓之,最怕你星火燎原無以制止。與其妄信 “物先腐而後重生”,群眾自發、長遠、有組織的公民監察行動,以成有力之制衡,將是爭取長遠改革及制衡的出路。
私憤成公憤,可是公憤又詃往何處? 要將零星壓力化成恒常的制衡,群眾能否將單件抗爭擴展成一個以澄清法制、保守獨立司法及民眾公義的群眾性運動,令影響不再限於一時一事一妥協﹔能否將群眾對政權的憤慨化為動力,將懷疑轉化成積極而非犬儒,令民眾能否由被動蟻民躍成主動公民,均屬關鍵。乘資訊流竄之便,以互聯網為據點,靠個人作分支,單一或多點網站統一徵集,每省事件靠當地網民舉報通傳,由固定人員分工跟進、報導、調查及事先警告,並向當地機關投函或電郵重點施壓,爭取傳媒報導 – 這樣一個寓舉報、跟進及教育的中國維基,會是一個集體維權的起點。
中共起家,靠農村包圍城市﹔抵制極權,也可以藉網站遊擊圍剿國家機器,一雞死一雞鳴,即管看誰垮先,看誰變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