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0日 星期四

平反晉惠帝

史稱晉惠帝白癡一名,嘗遊上苑,聞蛙鳴,問左右: “彼鳴者為公乎,為私乎? ”﹔後天下大饑,有臣奏請開倉,其曰:“何不食肉糜(肉粥)?”,二事傳頌千古。
西晉距今逾一千七百年,代代言惠帝癡,舉例亦不過上述二事,未免有欠科學。何況好問蛙鳴屬私屬今,看在現代人眼裡,是對天地萬物發乎自然的好奇,應予鼓勵。假如惠帝待從稍有見識,就該諄諄善誘,先分清何謂公私,再指出鳴叫乃蛙求偶繁衍之技倆,實與官娥招展無異。中國人口說天人合一,但從來對萬物卻無所用心,缺乏好問求真的精神,是以古中國技工卓越但科學滯後,長遠拖垮文明。
好問、敢問,亦是民主憲政生成之關鍵、公民意識之基點。假如今天國慶領導閱兵,有人敢問如此浩蕩的解放軍屬私屬公,你臉上再尷尬,心底也該激烈拍掌。
至於“肉糜”之說,須知惠帝長居深官,飯來張口,外事未聞,做父親的晉武帝又好羊車臨幸,身教欠奉,真的很難祈望惠帝能理解尋常百姓。若以“脫離現實”謂之 “癡”,讀者不妨上 Youtube找一胡主席對課室學生聲稱自己乃人民選出來的片段,再比惠帝相差幾何。連 “人民選出來”的胡主席都有“科學發展觀”留芳百世,惠帝不過無知人民食草泥土根卻代代恥笑,於心何忍,何來公允?
讀史讀至惠帝,掩卷長嘆之餘,不妨古今相鑑:惠帝再愚,至少都不會妄想自己聰明絕頂全知全能,肯不恥下問﹔反觀當今在上的一群,利慾智昏,再荒謬的都信、都逼人信。難為全國由上而下,不是頂禮膜拜信以為真,就是噤若寒蟬,甚至一如當惠帝的待從及百官,恥笑別人敢問、好問,大腦歸公。說一個晉惠帝痴果弄成八王之亂五胡十六,那麼十三億人盡皆惠帝,後果如何?不,十三億惠帝,不是代表全盤愚民以畢其功,全國和諧嗎? 高興才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