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8日 星期二

中國式申冤

人本無罪卻要無端帶罪,法律以外竟然要官民密議。極權權威凌駕公義,保外就醫竟成謊言,連人大都騙。以法治國淪為以權殘民,有啥比這更能令中國丟面,更傷中國人民感情?
中國法治制度之荒謬,在於它乃極權之延伸,暴政之新衣﹔不是伸張公義,而是為惡行提供法理基礎﹔只限維政權的極權,絕非維人民之人權。君子不重則不威,法律亦然──法律淪為維護專制的工具,以法謀私,就無所謂自重,必然不威。不幸的同胞,只能循一個明知助紂為虐、食人連骨的司法制度去申訴,然後法外解決:以個人高調的行動,承司法程序進行時的種種不公惡習,牽動輿論,團積龐大民意左右判決,還自己一個公道。法院判決愈荒謬愈顛倒,愈能引起公憤,反而更有利於當事人。只要案件不涉重大政治事件,眾怒難犯,政權每每鬆手,枱底交易了事。
要在中國伸冤雪情,案件的本質,反不如司法制度處理拙劣更添 “勝”數(沒錯,在中國,輕判便是勝利,雪冤只限神蹟)﹔趙連海為結石寶寶伸訴多時,民情亦不如往後無端被判“尋釁滋事”熱烈。要當事人靠這種飛蛾撲火的舉動來尋冤申雪,靠冤冤相加來令公眾不要忘記結石寶寶,已夠坎坷﹔現在當局更公然違背協議保外未成,如此賤法蔑法,祖國還有甚麼顏面再丟?四川變臉面具再多,亦應付不了。

4 則留言:

Tata 提到...

我們可以看看去年的事件, 在網絡上引起的迴響, 之所以膾炙, 也是極權凌駕公義的荒謬結果. 我們可以欣慰的, 是群眾力量慢慢形成; 但令人忿怒的, 是我們仍看不見中國在法治上有任何進步.

嚴櫻 提到...

Tata:
假如中國人繼續各家自掃,
假如抗爭仍然流於零星、個別的事件,
可以想像得到,未來日子要冤上加冤,才能引起群眾注視,甚至公忿,方能迫政權讓步。

Tata 提到...

但身邊存有正義感的人, 確實買少見少!

嚴櫻 提到...

Tata:
你一個加埋我呢半個,起碼仲有1.5個有正義感既人。
我想大家在心中,是身體力行的少而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