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7日 星期五

中華革命黨

縱無明文,效忠個人的中華革命黨,卻在功業未有、罵戰連連的情況下,借屍運魂。
幾許同道,今天竟已老母相報,全因無力和恐懼:無力抵抗外侮,就唯有執迷於內部的至純,藉黨同伐異,一逞嗜殺之血烈、受抑之熱忱、在世之無力。投票輸了,就推出神權來 “釋法解義”,圖以對個人之順從忠誠、以“有違立黨原意”之罪名,強分敵我,強搶主導。恐懼,則皆因時刻認定對家不斷滲透予取予攜。既然無能為力,就唯有絕命反撲﹔無法猜度人心,就唯有純以言語和激進入罪,結果是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人,人人原罪。
今天,那裡再無理性的討論,再難有對邪惡源頭的批判,只有全民謾罵鬥臭,動輒妖魔。他們鬥狂熱,鬥嗆聲,完全漠視局外群眾的看法,完全無視有心人從中作梗、煽風點火。身在局中但貢獻皮毛的,自以為救天下蒼生捨他其誰,一味搶權,全身亢奮﹔理應早已抽身的,又不甘寂寞,留戀群眾簇擁、氣吞山河之豪氣干雲,先推小數徒子徒孫在前衝陣,再待有人以存亡為由奉表上迎,得以黃袍加身。民主未有寸進,大腕嘍囉就只顧搶旗奪帥,妄想成功以後萬民自然投諴,君臨天下-純粹手段迴異而非理念大歧,何以容不了內部四四六六的包容,弄得今日你死我亡、all or nothing的地步?只能慨嘆光芒幾許,最終也得被愚昧、恐懼、瘋狂吞噬,曇花一現自作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