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9日 星期日

強姦案之一節通識

事件日日更新,劇情案中有案,插嘴抽水是肯定的了。不過是次事件引起的軒然大波,我認為是上佳的通識課題。



1. 伴侶多就足摧毁政治前途?筆者一向認為,只要是你情我願好來好去,任何人的性向、性趣及性生活,一概與人無關。是次事件的重點,不是當事人有多少伴侶或有沒有性生活 - 這不過是傳媒炒作花邊,擾亂視聽 - 而是他對某一位女性施暴。由始至終,事情都只應環繞著受害者與被告的關係,其他一概多餘,用不著他人來泛道德假道學。



2. 有人說事件純粹牽涉個人誠信問題,不礙政途。哦,原來誠信都有分公眾和個人的嗎?閣下既然可以為肉體騙取別人的感情,憑什麼要公眾認為你會對理念忠貞?專業人士一旦破產,尚且永不錄用﹔人家犯過刑事,也終生不得加入警隊,你要擔任民選公職,一次不忠百次不容,理所當然。一句到尾,靠瞞騙和誘騙得以交歡,問題不在交歡,而在騙,你今人可以騙得一個兩個人,也可以騙得過整個世界。



3. 事件一發,有人立即指此事實屬中共典型陷害,美人計也。問題一,究竟是次事件有幾"典型"?問題二,倘若中共的美人計當真'典型",何解事主貴為頭號人物都不知避忌不識謹慎,自掘墳墓?問題三,如此回應,純屬反射作用,陰謀論也 - 即三五知己一知半解愈傾愈似,愈說愈信,除夠宣泄對對家的怨恨外,既是無補於事之餘,也是過份神化已方,變相為其推卸所有個人責任。



4. 就算是美人計,犯法就是犯法,當事人只能怪自己蠢 - 不過法庭未審,論之無益。 港人普遍厭惡類似桃色醜聞,尤其強姦性質嚴重,所謂割蓆,理所當然。當年陳水扁牽涉嫌舞弊貪污,有人指國民黨栽贓,更多民進黨人同陳切割,正常過正常。這不是不團結,而是止血。



5. 周姓小姐一知當事人被控強姦,就找來傳媒大吐苦水。筆者只想回以一句:你連為自己爭回尊嚴都得躲在人後,我不相信你會敢走在人前為民主抗爭,That's all. (事實上,我亦不明白她存在為何)



6. 啜民力量某醫生保證當事人如有犯案就"切",敢問醫生算什麼料子?事件未經審判就充作豪情蓋天,你切與不切,who cares?刑事案件,用不著局外人人格擔保什麼。



7. 民主運動的成敗,不應繫於一人的枯榮。對於民主自由這終極理想而言,任何志士都是屬於整個活動,都是為理念及人民所用,沒有誰取代不了誰,只有你敢不敢承擔。



8. 今日政壇的生態,已逐步沉淪至娛樂圈的污穢:人物轇轕取代政見交流,陰謀詭詐蓋過政策討論,搶鏡嘩眾極受追捧,面譜有齊忠奸的肥皂劇日日送到。少數人為上位為亢奮為簇擁,爭取曝光,鼓動造神,騎劫運動,黨同異伐,明明是將本來已夠散沙的泛民一散再散,還厚頻無恥地說是帶來新衝擊 - 要衝就衝對家,衝大部分中間群眾,不要衝散自己的群眾,只識爭搶固有的餅份。



9.今日黨團何以分裂?撫心自問,是誰當日極盡侮辱鬥臭之能事,誓要搶奪黨團主導,以理念之名,將純粹手段的分歧釀成你死我活的鬥爭,強分敵我,以言入罪?是誰急於成名權力(掌聲)亢奮,為個人利益與虛榮祭上黨團的團結、泛民的名聲?



10. 筆者起首撰文批評啜民力量存在為何,對方千呻萬呻,都只懂怪筆者沒留意/忽視他們"舖天蓋地"的宣傳非常委屈,其餘一概不答。啜民力量的存在,一句到尾,就是以所謂懲罰民主黨凌駕維護泛民固有版圖之完整。第一,你要懲罰民主黨,就去選二零一二年立會,屆時一旦當選,手上選票可直接主導政改,不用在區議會偷雞摸狗。第二,鷸蚌相爭,漁人得利,無人介意你攻擊民主黨,但你千萬別讓對家鐵票發揮效用。沒信心可以前門驅虎後門趕狼,就不要攪亂大局,影響泛民在區議會之勢力,間接有礙政改前途 - 不要跟說什麼"勝負不重要旨在教育"的屁話。第三,地方議會地區工作為重,啜民力量妄想純以"懲罰民主黨"為賣點,以泛民一向為人詬病的弱點 - 地區工作貧乏來追擊一些在地區服務有跡可尋、社區關係好歹堅穩的現任民主黨區議員,憑什麼?上述三大問題,啜民力量現今回應依然欠奉。



11. 個別團派一聽某人被控興高采烈,搶著gloating,實在…



(待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