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8日 星期六

何堪大任

滿城風雨,就算被譏抽水,都要插嘴。

話,不用說太多,當真犯法,什麼都不用說,後事一概服刑後談。

本地民主運動的流弊之一,就是太多局外局內人都將整個運動繫於少數人的形格或形像。這或許源於是無心人的盲從,亦可能是有心人在穿鑿,先揚後抑,藉此愚惑不知就裡的群眾,教一向普遍認定社運一盤散沙的群眾更易犬儒。

因為要有勢,要有talking point,令迷在當局的一群都急於做星/爭著做星,倒頭來不是整個運動為少數高姿態人士騎劫,就是過份依賴小撮人的星味。一個個人化或群像化的運動,容易教有心人有機可乘,靠將社運內部渲染如人慾橫流的娛樂圈,以花邊掩蓋社運的目的及低蘊,最終人死(社)"運"枯。那邊廂有人別有用心,這邊廂台上戲子亦抵擋不了萬人空巷的簇擁、牽動群情的亢奮和傳媒的英雄式推波,抽身不能,愈演愈搶,漸教台下觀眾始於側目,終於嗤鼻。

社運需要領袖,需要象徵人物,但在今日傳媒事事娛樂化的風潮下,一個真正成功的象徵人物,必須甘將群眾理想凌駕個人慾望,而又抗衡得了群眾的歡呼、 對家的叫陣,可以專心投入運動,為群眾提供一個始終如一的清晰願景和路徑。香港人好走精面,也最崇拜小聰明,最愛witty sayings,但對於一個關乎世代綿世代的運動,我們不是要若干人意氣風發於一時,而是一班當知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肯為運動未來而非個人榮辱而謀、以及願意謙卑,承認自己在人民面前微不足道、人人皆可代之的一群,以個人繫於運動,而不求運動繫於己 身,在前在後傾力抗爭。他們追求的,理該是凝聚力量,集理念之大成、多數之感召,接納志同,承認道異,是藉理念之好壞、手段之實效爭取支持,以非黨同伐異整編力量﹔是向中間大多數招手, 而非籠裡拚殺私鬥,妄求連手段號令都一元至純,一派專政。

一句到尾,真正的領袖,就是甘願為公忘私,能夠將公蓋私,把“私”縮得留不了半吋罩門,免人口實。有心走在社運前端的人請緊記:由你有心領導揭竿的一刻,你就是屬於整個運動,你亦只能屬於整個運動,要有國內維權人士生死家破的準備(即使這裡相對上安定講理)。溝女,請移玉步﹔攞威,請往別處,發嗔﹐不妨他方。社運不是、亦不容你滿足個人慾望,而你亦該清楚自己不過是為群眾利用,以奔赴標桿的medium,個人欲望如何,都能放在大多群眾的渴求之後,服膺於理念之存亡及實踐。

謙卑、冷靜、 堅定、分明,是必須的憑藉﹔反之,功業未境就急於爭名,你不過是醉心權鬥的奇詭、權力之亢奮,理念充其量是國王的新衣。你騙得了少數人騙得了自己,也騙不到永遠。

無奈在香港,大部人都渴慕明星,大家只想有人去跟,藉他向對家出氣又好,埋堆又好,就是為炫目所迷,滿足於死水中的一瞬燦燦的漣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