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7日 星期五

誰在捨身成仁

傳媒熱播地獄壽司,一干”勇士” 欲欲躍試,前仆後繼,食完全部五官顛倒,堪稱港版Jackass。說紅豆壽司拍爛手掌?你該慶幸未有芝麻壽屍豆鼓壽屍海鹽壽屍茄子釀壽司粉墨登場。有你口入口出吐此不疲,難怪壽司店職員都沾沾自喜,自詡“難食”乃鎮店綽頭,廉恥跟冷飯一起摙在手。
看著 “勇士”的痛苦狀,有人會笑他們戇居、抵死、能人所不能 - 勇於自虐,忽成創舉(甚至是犧牲)﹔受人耻笑,頓當掌聲,尤其在網絡世界,只要夠膽做,行徑再無稽都有人談論,為的,就是要搏得一秒驚嚇、震驚、目定口呆。
一時過千的點擊率,是在告訴片中主角:他確實存在。
同胞虐畜為榮,港人自虐為傲,倒真相映成趣。
有人要靠注目維生,有人卻為理念存在。當群眾笑他們衝欄、靜坐、示威、絕食無為多餘,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時,他們無視譏諷與冷漠,依然堅守,敢為身邊素未謀面的人爭取公義。即使對手強橫實力懸殊,十二年垃圾壽司魚貫傾倒,他們都不曾氣餒、放棄 – 因為他們明白,香港的民主、自由、公義,在中國碩果僅存,只能靠港人去保守。當我們對祖國法制黑暗、黎民冤情不得昭彰嗤之以鼻時,他們看似脆弱的固守,就是為了避免香港走進跟同樣的絕路。然而他們卻揹上“攪事”、“激進躁動”、“不知感恩”、“自討苦吃”等指責,往往只能千山獨行。
說激進,試問有啥怎及得上有違感官抗爭味蕾“激進”?前者尚且是為著自己深信的願景而奮鬥,後者卻是十足賣身逗笑、嘩眾取寵的無聊舉動,是獎門人節目的個人化、私有化延續。對社會對人民有理想,會被嘲笑﹔對人生不知所以莽莽撞撞,也受恥笑 - 沒錯,人最怕說教,奈何事實如此,情何以堪?不過樂觀一點,靠侮辱日本國食一報搶島拜犯之仇,在荒謬中盡情阿Q,精神勝利未嘗不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