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9日 星期四

官場現形記

梁展文事件,報告塵埃落定,可是事後的漣漪,卻比報告更引人入勝。
先是理應平心候懲的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俞宗怡,竟然自行搶先指“負責”不包括引咎辭職,好像如何負責也聽其專斷。“對不起,老闆,累你損失幾億生意,我會負責-但不會辭職!”俞稱事件反映體制不周,考慮不足:倘若事件錯在俞判斷錯誤,她難辭其咎﹔若然事件反映轉職申請漏洞百出,俞坐陣多年仍熟視無睹,也是錯不容卸。大錯既成,俞沒資格要公眾繼續委以信任。
奇事二,事件主角梁展文指報告有政治動機“莫須有”,而自己就一片丹心。先不說梁早已離職政府,害之無益,更重要的是梁之反駁,正好反映個別官員、甚至是整個官僚體制的普遍心態:一個犯錯連連、民望低企的弱勢政府,竟敢漠視事件原委,動輒將公正、持平的跨黨派立會調查污衊成拉倒政府之陰謀,圖以誅心之論掩飾個人責任,反咬後氣不紅面不喘。傳媒揭發,就說公審屈機﹔立會調查,就說動機政治﹔司法覆核,卻又自動放棄,那麼除了自己騙自己,真的沒啥滿足到你。
最後一件奇事,就是有人指按點數延長首長級公務員離職後的就業管制年限,會大大打擊高級公務員士氣。這就奇怪:一個在職的高級公務員,不是正該勤勤勉勉,為廣大市民謀福祉?何以不思今天的工作,卻來專注來日的歸屬?說士氣受挫?俞局長批准梁轉職新世界時,士氣是高是低?她既無理由士氣低,就肯定士氣高昂﹔何是士氣高都犯錯如此,士氣何價?公務員的士氣,究竟是繫於當下工作的穩定、服務的熱誠,還是來日的多寶派彩?
公眾送禮財團,換來的只得這卷天價高官眾生相,一幅高官下海圖,好看過什麼清明上海。事實證明,不是港人不願和諧,而是政府唯恐天下不亂,繼續巧言令色,堅持愚昧腐敗﹔不是公眾刻意加熱廚房,而是閣下做菜碟碟垃圾,早該悄然離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