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7日 星期二

離不開 回不來

「城外的人想衝進來,城裡的人想逃出來。」錢鐘書在“圍城”說。
今天在福建沿海偷渡赴日、英、美諸國者,每日百計﹔
年年赴笈歐美讀書發展的海歸派,逾七成不曾歸來,在海外落地生根,
他們是逃出來的一群。
那些為民主、公義奮戰的,不是身陷囹圄,就是被重重監視。劉曉波、艾末末,坐困圍城,不能走,離不開﹔
還有背後成千上萬被政權迫遷、恐嚇、屈打、欺壓的無名群眾,
他們是離不開的一群。
有意出席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的海外人士,政權警告他們別望回國﹔
意欲回國自首的前八九民運領袖吾爾開希,在澳門被拒入境,
他們是回不來的一群。
今天的中國,人人稱羡,可是最想衝進來的,卻只有別國的商人、炒家、專業人員及憧憬中國文化的一群﹔自家人民,反而望奪門而出,奈何沒權沒錢,走難,留亦不易。
留不來,皆因國家沒有他們的份兒。再好的經濟發展,都只鑽進國家的口袋,給貪官轉移海外。在盛世裡都無以維生,他們唯有鋌而走險偷渡別國,另開生天。
還有他們,學歷再高,才幹再好,國家都容不得他置喙大事,強迫思想一致、俯首政權。他們憋得不能再憋,漸漸嚮往遠方那自由的國度,想暢所欲言,得以公平競爭,安穩發展。在那裡,他們可以自己而活,為自己得到更多。
還有為民主公義奮鬥的一群,自以為是國家的“主人”,妄想為同胞和國家貢獻分毫。你要報國?只有興黨,鞏固政權千秋萬世。要為平民抗爭伸張公義,不甘受壓?這就是破壞穩定,試圖推翻弱肉強食的中國式社會主義大思維。
逃不來,回不去,全因為你不承認這個盛世,不感恩戴德,不願接受政權予你的命運。國家的懷抱,只會是向錢、忠誠、服從邁開。你以為自己為國離棄?國家卻認定你叛國遠循。這個逃得便逃、要留難留的國度,正譜著一齣啞子食黃蓮的盛世傳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