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4日 星期五

上帝之鞭Attila被判即時入獄6週有感

Attila被判即時入獄,全城(差不多)舉腳歡騰。
記得辯方有個求情理由頗堪玩味,就是Attila受了公眾/傳媒審判,有礙公正。
箇中法律概念為何,筆者並非法律專才,不疑置喙。但筆者記得,Attila當日是在電視台攝影機前,在眾目睽睽之下,輕撫警的臉。
不想受傳媒審判,就不要在傳媒或公眾面前耍惡。
不是說傳媒審判是對 - 畢竟法庭必須理論上秉持中立,不偏不倚 - 但是Attila真的罪證永留傳,很難要義憤填膺的公眾不破口大罵,很難不教傳媒借勢筆伐。
當然,總有人說是群眾仇富,令Attila要高調受苦,以息民忿。
容筆者說一句:這個社會,終歸都是要講平等 - 公眾容許你恃錢生驕招搖過市,成為暗裡的特權階層,閣下也該在行為、言語有所收斂,知所進退,萬不可踰越DECENY這終極底線。練志偉打警察,頂多是個人囂張頑劣,但Attila這一掌,不要說無有仗勢的企圖。其蘊含的意思,是遠遠超出個人的態度,正中階級分殊的徵結。你可以說Attila壞在身份特殊,是大法官的姪女(車,我以為親生女…),但是正正因為她身份特殊,公眾方才對她的行為有異於常人的祈望或抑制,覺得她需要為平日的種種特權接受一定的制衡。這是維繫一個公民社會"理論上"平等的潛規則。
就如不論娛樂圈如何污穢,總有人奢求當中人冰清玉潔,小小放任就是出軌。閣下在甲處凌駕別人,就總得在乙處稍遜常人,世道再不堪,在法律面前,一切終歸也接近公平。襲警坐監,就是這麼簡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