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日 星期三

卿姐

卿姐,呀,唔係,應該叫你做天真卿。
聽到你會話引咎辭職,真係唔知好嬲定好笑,睇你好似好有承擔,好豪氣干雲,但你有無諗過,你既天真,你既出牆,種下幾大的惡果,呢d係姣婆守唔到寡,須九死都不足贖。
你係就話終生退出政壇,削髮為尼,入大嶼山隱世,從此食齋諗佛,我仲會欣賞你夠盡。
我地香港人好簡單,你話你爭取民主,你夠聲嘶力竭,形象夠企硬,有種無時無刻同政權針鋒相對,哪怕你從來無策略、無盤算、無建樹,我地都會撐你,當正你民主母夜叉,歡呼喝采。
可惜,你今回真係一舖清袋,從政一世,原來白從,連對手既手段都認唔清、摸不透 - 阿姐,你年年有份去維園悼念,這邊廂喊結束一黨專政,那邊廂竟想向中央寬衣解帶,你當中央有舖帶綠帽癮咩?
想學秋瑾,但又要做潘金蓮,世上邊有咁如意既事?
你千祈唔好話俾我聽今次你衰於好意俾人昆,你係佢對家,佢昆你係天公地道,佢權大過你勢勁過你,駛同你講道理?認蠢、道歉、辭職,係彌補不了千秋萬代既福祉,伯仁點都係因你而死。票債是否票償,已經唔重要,因為妳跟你的同道的罪/的錯,是生命中不能承受的重。

1 則留言:

冥王 提到...

希望佢已經儲夠老本, 可以提早退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