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日 星期三

人人也是驅魔人

人,皆有魔性﹔然而要由人變魔,也得配合天時地利人和。沒有一個要靠攏商賈巨富鞏固大權的兒皇帝政府在私相授收,以逞對方無底之慾,何以成魔?
一直以來,不少大學機構都會定期進行民調,評估政府高官的所謂 “民望”,可是一個並非由人民選出、無民意授權、純粹強加於民的班子,何來民望?政府無民意認授,就得跟地方土豪巨紳痴纏,藉他們手持的經濟命脈,隔山管治,期間等價(甚至抵價)交換,損民利己。巨賈不單財源滾滾,兼有權過問政事,自然樂得仗勢調導政策,借經濟繁榮社會穩定為名,予取予攜,大啖大啖 “富豪綜援”。妹仔大過主人婆,政府既已入贅有錢人家,所謂紓解民困、保障市民之策,也得次次半截,靠旁枝末節虛應民意,留對家一道後門虛掩,單以地產為例:發水樓入則半年寬限,明益發展商﹔任地產商專營同胞獨享的豪宅,為樓市推波助瀾,全民焗賭﹔死抱高地價政策,既令置業人士受苦,更助財大氣粗的大集團一面連鎖獨市趕絕小商,一面掩飾租金開天殺價的真相,只向工人開刀。食飯扣錢? 食飽不過是為工作時有氣有力,時薪不但低得連焗豬扒飯都買不起,食時還要三爬兩撥狼吞虎嚥。自己飽不了許多,就是為了不知飽的僱主 - 倘若當真生意難做,僱主何不傚法祖國血汗工廠,只許管工放 “廁”,擅離職守扣錢? 省錢之餘還能間接鼓勵員工注意飲食,免得大小頻仍,美滿不美滿?
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 六六六無窮,魔鬼得利於勢,永遠都會在身邊,在細節。普羅市民要抗衡,只能靠信念和行動 - 對真普選的執著和堅持,就是十字架﹔銀包裡的銀紙,手裡的選票,就是道符﹔喉舌的聲嘶力竭,口誅筆伐,就是驅咒。無人稀罕富豪乘便扣稅、取媚權力的關 “照”基金,只要肯承擔,人人也是驅魔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