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5日 星期五

黃子華

黃子華今回的娛樂圈血肉史II,我覺得不過不失。
可能是少了針貶時弊,所以有感宣泄不足﹔不過見著黃子華全場自嘲嘲人,能夠向全世界大嗌:“我吐氣揚眉,廿年來所有成就,都是自己一手一腳打回來!”,其本人過足楝癮之餘,觀眾也替他興奮。
即使自覺子華今回略有遜色,小弟依然認定他比同期的芸芸高出至少百班。見得太多硬滑稽勁嘔心,絕對樂見黃子華這口幽默的清泉,駕御廣東語翻手為雲,調玩邏輯覆手為雨‧我付錢看楝篤笑,不是要看一個扮白痴、真白痴或比我更白痴的九流表演人。真正的幽默,不是要人難憾,更不消靠反智、無聊以搏耻笑﹔它是要令被嘲者自覺荒謬,樂於自嘲。就是這一點點思考過後的體會,令黃子華完遠遠拋離同行,令他不但是一個大娛樂家,更是一個會啟發思考的思想家。
社會愈大鑊,做楝篤笑的他愈多材料,愈快樂﹔他愈仆街,香港人也愈喜歡,悲中難得可以乍喜,黃子華這類瀕臨絕種的稀有珍品,一定要好好珍惜。其餘什麼三壽頭獎門人,死多無妨。

1 則留言:

Magic 提到...

Stand up comedians is a rare in Hong Kong. The real humor is much harder to capture, as it require thinking and basic understanding on what's going on in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