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3日 星期二

中國本土獨有精神病 - 良知

今日中國如日方中,連太空人都可以射上天空,何來有些病要保外就醫?



皆因這種病非常難纏,且容易傳染,既是與生俱來,也是為世所逼,會令當事人死咬著政權不放,會令當權者如芒刺坐背,須以恐嚇、監視、軟禁、坐牢、勞改等嚴刑驅治,十足十八世紀歐洲醫治精神病者的酷刑療法。一旦病人屢醫不改,絕症就成了自絕,要拉要鎖,鎖了又醫。



這就是中國本土獨有的精神病,良知。



精神病的定義之一,就是漠視、虛構現實,明明不可為而為之:患病者一廂情願地以為國家依法治國乃保障人民,終生不明祖國法律的真諦,就是只容當權者依法高調打壓,不容受害人循制申訴。維權,只限維護政權,不是維你小數人的人權﹔法律,是令政權的迫害得以名正言順,有法理依據,而非讓你的冤訴得以昭張和賠償。政權愈說依法,你就愈要愈驚 - 因為一說維穩,你就無聲出。保障你的憲法,可以恣意扭曲﹔打壓你的惡法,可以層出不窮。有否理據冤情,是次要,你低調屈服,捍衛政權之無瑕,才是絕對。在祖國眼裡,認真要求上訴,就是挑戰定調、企圖推翻既有結論,不是履行應有的民權,而是大逆不道、欺君犯上。



在極權的國度,任何對現況的不滿、質疑、申訴,都有求變的目的,存有反黨的可能性。所以不論是循正規或別途,政權都必須殺一儆百,鎮壓申訴於未燃。善待與否,視乎迴響或壓力,可以是後話﹔但你就必須要服誅,以便迎出政權以人道為名,法外施恩。



趙連海獲准保外就醫,有人說是權鬥使然 – 沒錯,一場彰彰明甚的冤案,一次純粹良知的展現,都可以成為權鬥的棋子,要雙方張羅較勁。只是折騰了趙、拆散其家,最後有誰贏得了什麼? 為何連體現良知公義,也得靠高層發功? 難道沒有權力支持的公義,就不是公義,講良知也得講後台? 趙今日“有幸”逃過大難,一角冰山,下面掩藏著千萬不為傳媒注目、山高皇帝遠的迫害打壓。或許真的不能怪同胞忙於搶權聚斂 – 因為在中國,有錢就有尊嚴,有關係/權力就有保障,口呼萬歲他們,心裡其實從不信黨會打救自己。口信心不信,人格分裂doublethink,這就是極權眼裡精神最健全的優等良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