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2日 星期五

抽水伊人

陶傑抽水大家樂罷食事件,指所謂"人民勝利了"跨大事實。
我贊同才子所言,這未免太誇。
若以嚮應人數論罷食之成敗或受落,確實無從估計。假如大家樂當日以減價迎戰,人山人海亦確實唔奇。
不過筆者認為:全港是否人人誠心嚮應,並非唯一考慮的要素﹔最重要的是確實有人牽頭,有人宣揚,有人團結起來,造就了一個連大家樂都"拗底"的氛圍。香港人係咪咁無骨氣,係亦唔奇,但畢竟無法肯定﹔唯獨有人吹雞號召、傳媒渲染的全城效應,就是實牙實齒,無容置疑。
況且筆者打死都唔信大家敢一時之特價還拖 - 始終大家樂貴為本地大企業,植根香港,良心企業面子尤關,無所退路,實不敢孭上以本傷人/扣薪的罪名。你話你有本事減價但就要扣飯鐘,唔係卦?
無錯,垮國企業步大力雄,賣迷債昆港人,無人杯葛得了﹔但係前者迷債大部份都唔係㩒住搶,受誤導者係有,但不代表其他人就不用承擔責任,而後者就係老闆擺明硬上弓強搶員工已有,員工任人魚肉,在貧富懸殊日劇的氛圍下,就更易搏得群眾義憤填膺、保護弱小。話港人擇小而欺?咁我又從來唔信迷信人民力量時時團結刻刻強大,不過今回真係欺之有名,又真係有成果喎。總不能要求香港人訓身抗爭太多,肯發聲肯不滿肯行動,已算一小撮進步。再者,既然一直睇唔起港人,難得佢今次真係做到d事做過下野,咁應該切雞還神啦,何必咁串?才子年過半百上晒位,當然由得你死﹔但我地唔同,無錢著草,總想香港有日好,唔駛掙扎於自傷自憐自慚自滿中,生死不得。
難為有d人,擺明俾才子抽水都沾沾自喜豎起手指,讚才子抽得好 - 講得啱呀,香港人就係無骨氣喇,我係咁架啦 - 佢老人家見你班友俾佢笑完仲向佢頂禮膜拜,真係笑破肚皮。有d香港人就是這麼膠,有d人對己不屑,就樂於自虐式為人不屑(原來唔止我睇唔起自己架,大把人睇唔起,真係好共鳴呀!),另外又有d就靠不屑別人來抬高自己,自詡清醒明智,又或藉此攤分或舒緩對自己的厭惡(個個都膠架啦,邊有咁偉大呀香港人。認定香港無好人,咁我膠都唔係好差啫,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下下將個人弱點歸究全民必然,然後再肆意縱容,任其惡性循環,枉稱無力大局已定,咁咩都唔使講啦,仲使咩學人講自尊講尊嚴,學咩人自覺身嬌肉貴,得罪不能?
嗰d人就係咁,只許自己不屑自己繼而集體自賤,但就容不下人家一些雞毛蒜皮的"藐視
"和"不敬",人地話你無骨氣,你樂此不疲﹔人地地鐵唔小心撞到你,你就用粗口抄家兼動武,問你死味?
有種的香港人,千祈唔係任嗰d人騎劫香港人的自我形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