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8日 星期四

尋釁從來尋常

福建漁民詹其雄駕船衝撞日本保安廳巡邏船,觸發連串保釣示威,令中日關係擦鎗,他算不算”尋釁滋事”?
地方政府無端強佔強拆私人物業威迫釘子戶,觸發衝突,是誰在”尋釁滋事”?
法院強囚趙連海,惹來人大去信兼滿城風雨,何嘗不是”尋釁滋事”?
在中國,究竟什麼事是釁得來,什麼事是滋得了?
在一個以法維繫的國家,所謂尋釁滋事,根本就是尋常事。甲認為自己利益被乙侵吞,興訟控告求個公道,對乙而言,這是”尋釁滋事”﹔某快餐店咖啡太熱燙傷舌頭,受傷顧客有case控告索賠,對快餐店而言,這也是”尋釁滋事”。 尋釁滋事,不算什麼,最重要是理據充分有訟可興﹔即使理據不足,法院最多發還不理,或要訴訟人承擔訟費,沒捉拿索訟人的道理。
司法與行政狼狽為奸,法律無法、無意為受害人討回公道,結果迫得受害人團結起來法外抗爭。沒有前者所挑起的”釁”,根本就無今日的”事”。嚴格而言,趙連海不是挑”釁”,只是尋”釁”,是為上千上萬受害孩童尋對了一個無可置疑的”釁”。生事”的責任,只屬於有冤不理、造冤成冤的腐敗體制,而非被迫在牆角的弱小的一群。
趙含冤一事,在港引來廣大迴響,”良知咆哮”頓成頭條 – 伸張良知都可以作頭條,足見良知彌足珍貴。建制派有人噤若寒蟬,有人義憤填膺,他們又去信又傳話,竟然可以搏得人讚難得“有種”,實在奇聞。面對一個有份促使、縱容國家新生代無辜受害兼連番迫害的政權,義憤填膺,是正常,沒什麼值得頌揚。真正要反省的,是何以人民只能央求在上者在單一事件大發慈悲,彌補過錯,卻偏偏無法使政權不能、不敢明目張膽地逞奸。面對一個食兒的父母,你會明白子女幹嗎不愛如此爸媽﹔眼前一個無視、賤視自家嫩苗的政權,你還有什麼面子說自己擁它愛它?
只計打劫,不許嗌救命,因為會擾人清夢,對極權而言,人民無釁,就是良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