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0日 星期二

大家一齊叫軒哥!

中二生軒仔在校派錢換聲軒哥,人人震驚。

軒哥的問題,不在於他年紀輕輕就持財傲物,而是他太早熟了,太早成了一個成年人。在眾人眼裡,中二的他應該天真活潑、追趕跑跳碰,乃希臘賢哲拍拉圖口中的Form,一個堅定不移的完美概念。在一個全民有份循文化、生活、訊息將軒仔塑造成今天財大氣粗的社會裡,我們一廂情願地相信軒仔可以、應該力排世俗,保有一抹虛茫的純潔和稚嫰。無他,大人墮落,我們阻不了,只能去守護青嫩的童真,告訴自己世界未至絕望。

想深一層,軒哥量力派錢,So What?他的同學,學校或許每年就要他們無端買套新體育服,每個週末又得露營、參加活動班,書本年年改版,還有什麼雜費捐款,他們家裡環境差沒援助,江湖告急拿乾淨錢,正常不過。至少勝過在現實世界裡,成年人明明受著政商全盤剝削和壓搾,你還得向他們喊 “哥”喊“叔”,他眉頭一蹩,你就跪低。軒哥派錢出自己身,不是得自在校收駝地蝦蝦霸霸,派出的錢亦任你用者自付,絕不像成人世界的政府,這邊廂 “打”你荷包位位一萬起高鐵,那邊廂鑿你六十億大攪盛世運動會。更重要的是人家軒哥洗錢是為愛情﹔政府放水,是讓自己得庂取悅一個跟全民貌合神離的“乾爺爺”,至於送錢扶貧小班敎學…不、不,我們要審慎。畢竟運動會一筆過一砲完,扶窮跟教育曠日持久,隨時橫生枝節,有手尾根,要審慎。

所以大家真的不要怪軒哥:他在感情路上雖然天真(中二生,不能要求太多),可是他正正是這個社會混然天成、千錘百煉的製成品,每派一張一百元,背後是反映港人的幾許面貎和辛酸。軒哥,隨文附上戶口號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