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3日 星期二

地獄本來就是屬於魔鬼

不過是稱富豪是“魔鬼”,竟然稱得上是“論”,這個近乎晦氣的稱謂竟深得民心,在在反映港人現實之無力,任人宰割。
罵人魔鬼,無疑於罵人瘟神、災星、托衰家:奈他不何,唯有抒氣於咒罵,心理上罵倒了他,日子也容易過點。而網上各式惡攪首富的“造神”運動,亦不過是隔空打小人,聊以自慰 – 無他,政治經濟牢牢掌握在他手,非民選政府得奉承商人簇擁政權,祖國得拉攏巨賈締和諧分贓,結果就是小至買米上網,大至買樓置家,小民一生都得靠首富發落,絹滴皆歸,沒得揀,亦沒資格揀。想談企業良心?人家參加“關照”基金樂得扣稅,老老實實,大家從來都是講金不講心。
曾幾何時,魔鬼也是神,被譽為傑出華人,為眾生奮鬥目標,是什麼令神一夜入魔?是他忽然魔性大發,還是時勢、人事、權宜造就所謂“魔性”的滋生?為了鞏護一個無民意基礎的統治階層,政權必得向城中巨賈大開方便之門,一手效忠一手交錢,利益源源輸送,助長巨賈。賺盡,從來都是商業世界之必然,在只有政治權宜無社會管治的世代,誰會制止,誰願抑制?最後日子一久,本來互利共生的關係,成了政權寄生商界,政權不是為商界馬首是瞻,就是表面嚴責暗裡鬆章,政府如常義正辭嚴,商界依樣針鋒相對,向廣大市民上演互排貓尾大龍鳯,然後又是生活如常,要你自求多福。
算了吧,不要再罵巨富是魔鬼了,反正香港早就由天堂變為地獄(當然,對很多人而言,香港已為俄摩拉,未知滅亡何時,但求瘋狂一剎)。在地獄,你只能找到魔鬼和受虐被趕的失喪靈魂,沒有自主,只有呻吟。當然,天堂地獄只在一念,群眾團結起來的一念,或許尚能輝映著天使的光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