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2日 星期一

我看社運之內部爛局

筆者見識有限,冒昧獻拙,有意解釋若干有關的社運的想法:



* 我覺得要社運成功,搞手必須理解身後群眾的性質及觀念,手段、信息皆要以民為本,度身訂造,方能成功引導。只靠在前一味死衝,沉醉於一時之意氣風發豪氣干雲,然後妄想身後群情自然相隨,恐怕最後除一時之自我感覺良好外,實效欠奉。

* 今天的亂局,就是太多人熱情有餘,認知不足。欠缺對群眾心理及世局的理解,甚至無意去理解,就只能鬥狂熱鬥聲嘶,以為激動就是忠貞,至純就是理直,這些人到最後發現自己竟然勢孤,百思不解,除了犬儒,亦只會怪時、人不與他,遷怒群眾,埋怨群眾。

* 社運既屬於群眾,就必須紮根群眾,有意領導社運者,除了要積極樹立個人聲望、儲積資歷,亦該理解群眾及勢局。縱觀今天在社運界嶄露頭角的一群,冒昧說句,都只陶醉於抗爭之亢奮,而無視群眾是否受落其行為或言論。小數熱衷社運的一群,無疑是理念堅定,對自己持守的信念深信不二,可是他們不少人都以為人人也會跟自己/也當跟自己抱有相同看法,並以自己為楷模,不問情況,為運動奮不顧身。他們無法接受別人的勸告,更遑論質疑 - 因為質疑自己,就是質疑理念,別人對其手段或行為有異議,也自動成為對理念的否定。別人不敢獻身如 己,就是對方立場搖擺半截心思,就是背叛理念、出賣理念。到了最後,他覺得孤獨,愈是千山獨行,面對著看似無可挽回的勢局,他忽然心生一種"救天下蒼生,捨他其誰"的優越感,天上天下只餘他一人/小數站在正義、正確的一方,最後竟是愈是無力,愈是膨脹,走火入魔。

* 一語貫之,是社運背後的崇高、必然理念,令少數參與者的自我無限膨脹,覺得"我即理念"﹐運動得該由我執旗大步走。只有我一片丹心,其他不是無間道,就是貪生怕死。

* 社運團體中,不少人空有熱血而大腦歸公,將個別領導者的言行奉若神明,以為切實遵行,就是佔據了道德的高地,睥睨蒼生。即使若干重量級人士明明宣佈退位,不少人仍有意無意地留意他們的一顰一笑,祈望這些開山祖師以後事無大小,仍挺身一錘定音。筆者不否定這些重量級人物有益運動,曾為運動打下良好基礎,問題是他們著實太過成功,令許多尾隨者無法、亦不願獨立思考,只望眼裡偉人們如摩西一樣,帶大家出紅海,自己緊跟就是,以為跟到天涯海角,就一定錯不了。

* 亦有不少人當初是為個別人士charisma所感染,一旦當事人退了下來,這些人張惶失措,立時失了方向,胡胡混混。

* 內部常見之矛盾,包括互相猜怨:甲怨對方不肯身體力行,乙批甲只識狂牛衝陣。筆者只想說: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景況,你自己願意示威絕食,我有心口誅筆伐,均屬個人決定,均有益於運動,無所謂高低貴賤,更不容強加於人。筆者致力筆耕而少涉組織,乃明白自己一旦投身某某團體,既會為處理複雜之人際而泄氣,亦有可能為群眾之情緒所牽引、甚至支配,難保客觀冷靜的頭腦。君不見今日社民連之亂局,局中人眼裡只有取代誰、拉倒誰,明明理念無異,都可以近乎生死相搏。所謂辯論,絕大部分都跡近謾罵、咀咒、批鬥,純粹比鬥狂熱,而未有向絕大部分群眾宣揚過什麼信息和目的。小數人以為只要窩裡鬥勝出,就自自然然可以號領天下,偏偏結果是讓個別傳媒趁勢抹黑,將手段分歧描繪成權力鬥爭,另加有心人從中挑撥離間,弄至今日無可挽回、口和心不和之爛局,更令群眾覺得社民連一盤散沙如出一轍。愈是對信念堅定的人,就愈不會讓自己陷入如斯意氣之爭,徒傷心神之餘又便宜對家。能夠保有獨立,能夠清醒剖釋全局,開一口甘泉,跟任何踩台政權的行動同樣重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