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9日 星期五

有一種姿態叫死狗

妥協現實,各有各理由,其中一個最常見的藉口,就是留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
當真對社會有抱負、有理想的人,應該是"無我" - 個人的生死榮辱,都遠不如實踐理念重要。要隨時丟了自己這一座青山?早有預備。沒有我,還會有千千萬萬的同道前仆後繼,誰先誰後,沒相干。
為了實踐理想,韜光養晦的妥協,侍機而動的妥協,無可避免﹔但倘若妥協僅為一時之殘存,是變相縱容對家肆無忌憚,使理念不斷被蠶蝕,這些所謂"妥協",就是出賣,是將個人之安逸穩妥凌駕理念,是借早已虛設的"理想"來寄生飽食,享盡名聲便宜。這些人容易大頭症發作,有意無意地自欺欺人,妄將個人的虛怯放大成運動的關鍵,失節當忍辱,棄土當播遷。滋生自他們的扭曲的霉念,會在自己的圈子裡不斷散播,沖淡熱誠,比立場鮮明的對家百倍危險。
筆者從來不歧視理想欠奉、抱負欠奉的人 - 畢竟人在香港,抱負這話兒,近乎奢侈﹔然而,若有人敢稱以實踐理想為終生事業,就請他們慎重使用妥協。妥協,必須是以能否實踐、拉近理想為唯一考量,必須事先想清楚妥協是相讓,還是割讓,否則在今時今日的社會,實在沒必要再有那麼多霸著生地的死人 - 那些明明潘金蓮,卻偏要充秋瑾,猶抱琵琶又要半遮面,心想"救天下蒼生捨我其誰",口裡則說"為了理想我要妥協我不能退"的人。
就像情夫明明早已登堂入室解衣在前,你還死抓著一紙婚書,堅稱老婆屬你,枉信只要死忍到尾,有日她必回心轉意 - 沒錯,你有"妥協",你有"理念",何惜沒"志氣"。甘心屈服於魔鬼、還妄想魔鬼會獎勵報恩,才是最最最不切實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