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7日 星期三

小平同志實至名歸

小平同志攞諾貝爾和平獎,筆者舉腳贊成。他對人類精神思維的貢獻,絕對是前無古人。

世人以為,鄧公畢生只有兩大成就:改革開放和一國兩制。但仔細推敲,改革開放,不過是後文革經濟崩盤的 “馬死落地行”,以財富換取政權之認授。沒錯,在短短二、三十間,數億中國人確實成功脫貧,但對億萬生民而言,改革開放不過是讓國人由 “主義為上”轉移至 “金錢至上”,讓十三億人患上新的精神病。它不但是文革的結果,更是文革的延續,只是革走了中國文化傳統、倫理道德、人權尊嚴的已非“無限忠誠毛主席”,而是“發展就是硬道理”。它還不了中國文革前的真像,卻教她為迎合、取悅、震懾世界而改頭換面拋眉弄眼,幻成為當代純享受,純物質,純聚斂的所多瑪。

至於在港澳實施一國兩制,也純粹是政權面對現實,主動承認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對自家人毫無市場,向資本主義請降。 兩制本來就是唯一的出路,什麼人都看得穿﹔它之所以偉大,純因出於偉大領袖的口裡,一般人或要揹顛覆反革命,可是出自鄧公就肯定英明,一切不過如此。

鄧公之偉大,不僅於他給十三億人帶來什麼,而是讓全世界人都清醒過來。他憑著改革開放,生前一手摧毁世人對共產天堂的痴心妄想,死後體現極權資本主義之腐敗邪惡,彈指之間,他成功解除百年來困擾全球億萬的兩大主義魔咒,令世人明白民主政治才是穩定、和諧唯一出路,小平同志在啟廸人類智慧方面,著實功不可沒。

要說他一生的最大污點,六四事件殊難避免。六四事件在任何熱血人兒眼裡,固然是錯,但正正就是他老人家的果斷,讓世界看清權力的真像,造就新生代民運人士矢志不渝,以不同方式繼續表態、抗爭。六四事件既是國殤,也是中國民主運動的圖騰,這次慘劇,令任何心繫國家的中國人都不敢忘記、不願忘記。鄧公無端成了專制無間道,肯定是他始料不及。

單單上述兩項人類精神的偉大貢獻,我全力支持諾貝爾向鄧公補發和平獎。就當挪威跟中國擺和頭酒,中央斷估不會拒絕,有了錢,求的不過是面,倒化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