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8日 星期四

或許是我天真

我一直相信,未到最後,都不要輕言"現實"。

說來好像很自我中心,很愚昧,然而未曾對陣就先言"現實",注定失敗。

你一喊"現實"之時,心思就會不期然設法服膺環境、配合大勢, 從此給所謂"現實"牽著鼻子。今日眼前的現實,是醬缸,一瞓身,就注定無以自拔,再難喚起當日"敢教日月換新天"的恢宏。第一次妥協,或許是個人的抉擇﹔ 可是妥協一次,就必然會有第二次,現實只會因為你的屈服而肆虐,不會因為你的"好意"而退讓,最終你是雙手將自己奉予現實,任其制肘,變相助長現實之無可逆轉 。太多人的幾許丹心,都是失喪於接二連三的迫於無奈,結果不是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就是淪為犬儒消極。

在這個靈魂瀕臨失喪的社會,有理想,註定無奈,註定小眾,如果動輒要談現實,當初何必理想太過?不是要你轉牛角尖抱殘守缺,而是有些事情,有些教你矢志不渝的理念,必須要守﹔其促成之手段,也得按理念和目標去考量,去調度,而非為求苟延殘存,明明守株待兔,卻妄稱自有盤算。

要爭取理想,就不要只想下下留得青山在,否則最後你亦不過得一座青山而已。

有理想的人,只可被毁滅,不可被打敗,尤其是不要給自己的愚昧、歉懦、質疑和無助拖垮,共勉之。

2 則留言:

Magic 提到...

Being a minority is not that bad, if that make you realize that there are so much injustice that require much more people to work toward a better and more equal society.

I am doing it, glad you do too.

k 提到...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the future is to make it with your own ha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