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0日 星期三

犬儒之神

"如果汽水送多杯,牛肉半價,大家就不會罷食大家樂…"
某才子在報章撰文,看過,內容不引也罷。筆者後來在facebook跟他辯完一輪,愈辯愈覺不對勁。為防刺痛才子傷心處(or vice versa in his minds),我主動投降。
我從來不敢低估香港人的現實和功利,但這不足以否定號召罷食人士的本意、熱誠和效果。即使罷食並非大家樂屈服的唯一因素,即使實際情況不是一呼天下應,無可否定,罷食一出,傳媒一報,確實成功造就一個令大家樂憂慮、難犯的氛圍,有份促使大家樂取消飯錢政策,縱非唯一,也屬主因。
每有類此稍有規模的公民行動,就會有人冒出頭來風涼一輪,睇死香港人三分鐘熱度,有奶便是娘。筆者明白閣下可能生活極端不如意,可能真的見慣人情冷暖、世態炎涼,覺得世上已無好人(捐肝喎?你試下話俾佢聽捐肝可能會有好多併發症風險好大手術會出事累佢丟低家爺,佢會唔會捐?人人人話佢英雄喎,但你估以後會好多人搶著去捐咩?),再好的事都另有目的,再有熱誠都不過剎那。Yes, you're right, so what? 群眾嚮應與否程度為何,無人知﹔然而有心人確曾付出過,是多是少都不容否定。一味犬儒,或者藉犬儒虛構、堆砌一個為世所孤、特立獨行的哲者形象,有點那過之餘,也是兼怠於思考,更不代表自己不屬於"被犬儒"的一群 - 你話人人會為多塊牛肉唔罷食,你又唔會咩?呀,唔好意思,大家樂太平民,你睇唔起,一直無食,咁係純粹因為你荷包負擔得起,唔代表你在相同情況下不受誘惑,巴閉得幾多?犬儒不是全錯,畢竟世界有很多事著實荒謬,犬儒可以令你好過一點﹔可是事事都以犬儒態度視之,自以為抽身超脫,言論就會流於包裝有餘,內容不足。你若說我太過理想化,坐困泡泡,可是閣下又何嘗不是用坑渠水吹了個大泡,將自己對世界的不滿及個人的不如意合理化﹐將自己的悲觀強加世界?世界從來都不是非黑即白,一應完美無瑕,但我願意在當中尋找一絲人性的光輝,願意相信人終歸會在合適的情況下受到感召,而你就不過實況想像至慘,兩種觀念無所謂高低,亦不值得你引以自豪自覺出世。正正是筆者認同世界不是完美,所以才極力搜索、褒揚人間彌足珍貴的善美,希望小數有日變多數,生命真的可以影響生命。如此說來,我又不是那麼單純了。
如果犬儒可以鼓勵社會求變,多呻無妨,但若然一切出流於小數人神感敏感、傷春悲秋的無病呻吟,只會衍生更多失敗主義。僅將犬儒升華為所謂智慧而非行動,是公民社會的大敵之一
當然,如果你早對社會無抱負沒祈望,再說多餘。反正你早將個人的失意和失敗一概歸究社會的荒謬,反正你痛恨世界一切不如你意,令你幻想破滅,迫得你靠犬儒去減底現實世界的衝擊,各有所需,沒誰可怪誰。我只望你犬儒也得講理由,犬儒時不要否定其他人的實質付出。
一個真正對人性世態豁達的人,根本就不會犬儒﹔人之所以犬儒,皆因他執迷於世事為何不如我想,以為放得開,其實抓得死死,所謂出世抽身,其實是泥足深陷。
才子後來鬧得面紅耳熱,就抓著我幾個字大造文章,說我人身攻擊 - 誅心之論再度粉墨登場,埋黎睇埋黎揀!意見分歧變成人身攻擊,然後一下子淪為對當事人的完全否定,難怪才子老羞成怒,這就要怪我當真入世未深,高估名人的氣度,教他一味忙於為自尊擋架,忘記實事求是的討論。唉,才子,看來你還是高高我一籌,我真的要跟你犬儒多一點,咁先識撈。我心服口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