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9日 星期二

一個黨,很難擺脫創黨者的影子,畢竟由黨綱到黨規,都是出於創黨者之手。

黨員因信稱義,他們可以仰慕創黨者的理念,效法創黨者的堅毅,但這不代表黨員事事得以創黨者的心思為馬首示瞻,是非但憑彼等一睥一笑,主動大腦歸公,自我降格,生怕觸犯天條。

加入某黨,是一個自覺的決定﹔入黨,不等於可以放棄或怠於自決。此一時彼一時,當日創黨者一股熱血盈眶,無以顧及以後世局的變遷、人事的轉移。真正有心於黨者,緊守理念之餘,更該懂得自行思考,學習順應民情所向,在手段或運作上適度靈活,必要時委屈自己的豪氣,接受客觀環境之惡劣,且戰且變。死抱著創黨者的片言隻語奉之神諭,純粹自私,是一心靠狂熱鬥、靠原教,好讓自己自以為思想純正百倍忠誠,確實真理在手(不過二手)€。

就算無怨無悔,也得自己深思熟慮。自動放棄思考,甘願謹遵聖訓,甚至以所謂權威嚇唬異見、禁止多元,任黨理念多美好,都是自甘為奴。不是說逢"宗"必反,而是記緊要帶腦出街:因為黨理應會千秋萬世,終有一日交到你手,亦有一天要放手予人,有日自己也得學曉用腳,自己行,而不是動輒符機,請師公上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