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8日 星期一

執迷的惡果

好喇,同室終於操完戈,但大部分人依然一頭霧水。
無他,局內人只顧自說自罵,眼前只有非倒不可的對家,完全漠視場外人會有何想法。戈一操完,大家就各取所吹,妄以為大圍會自動歸位,繼續緊跟他們的英明領導。
狙擊民主黨,本來無妨,反正奈不了建制的可,清理門戶未嘗不可。可是局中人一直都未有廣告群眾:究竟某黨如何出賣群眾,細節以內藏了什麼魔鬼 - 啊!對不起,各位大俠英明神武,才不會理這些導人向善的手作工夫,一切都得等他們廝殺一輪有勝負,才有閑關顧群眾。
再看他們爭拗什麼:不是人身攻擊,就是人身攻擊,幼稚園式你賤佢賤,再加文革式的你正什麼佢不配什麼,間中伴碟一些官廷式的波詭雲譎。外人很難明白,不過是對爭取的手段有所分歧,又不是什麼欺宗滅黨的大罪,局中人的神經何以如此敏感,一觸就大發雷霆,一發就家爺仔乸無一倖免,人人都以為自己正參加末日前夕的神魔大戰,殺性演烈。最後的結果,就是圈內二五得以煽風點火推波助瀾,圈內散勇亦乘機將此描述成爾虞我詐、純粹奪權的人事鬥爭,一輪耳濡目染,再沒誰記得起首為啥而爭,為何而分,只知道這個黨一團糟,領導軟弱無力,群下另有心思,連齊家都不能,更遑論成一像樣的戰線,讓市民投以信心。
使命感太強的人,往往自以為挽救天下蒼生捨我其誰,,一心要個人理念佈施全員,容不了任何偏差違逆。不過手段迴異,受不了的,退出自立﹔有依戀的,可以仿傚美國民主黨內小眾BLUE DOG議員,可以自行我路之餘又另組小壯,未嘗不可。好了,你自家狙擊不甘願,心不願成為黨內有實力的小數派,倒想一下子鯨吞全體取而代之,迫大圍二擇其一,借逼宮搶舵,不論最後誰輸誰贏,都只會既傷感情又埋怨忿,以後就算同一屋簷,都只能針鋒相對到死,一旦新仇舊恨再湧,霎時情理不分,就又廝殺一輪,永遠無以消弭。
香港人看事情,其實好表面:你只要外表齊齊整整一團和氣,哪怕暗裡分黨分派各有手段,只要交手不露於外,香港人就信你 - 台灣的國民黨民進黨,何嘗不是山頭林立笑裡互捅。可是你偏偏只顧個人一時之熱血,硬要將分歧釀成近乎有你無我的鬥爭,讓怨恨浮面,並對群眾是否認知事件始末不肖一顧,到頭來,一切只會令港人嗤之以鼻,更覺你內鬥內行外鬥外行,一切不過為權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