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5日 星期五

不如譴責劉曉波,如何?

立會議員黃毓民提出釋放劉曉波動議,建制派雞飛高走,避得就避。
筆者建議黃議員下星期不如再提動議,譴責劉曉波勾結諾貝爾顛覆祖國 - 沒錯,是勾結 - 然後自己暗地投反對票,即管看建制派會否著草?
恐怕十成會。
真的,筆者從來都可憐中央:半堂公卿,在爺身上予取予攜,賺盡威盡,可是一到關鍵時刻,食客三千就藏頭露尾,樹倒猢猻。不表態,不就是表態,不就是公然忤逆偉大祖國外交部的官方譴責? 你叫美國對承認一中政策 “不予表態”、甚至避席,偉大祖國會吞得下去嗎? 有贓分時,就齊腳辭嚴,跟群眾為敵﹔現在一見民情不對,又怕揹上違逆民意的罪名,不敢與爭,連棄權票都不敢投。一句貫之,他們不是建制派,而是實際派,個人務實,利益務實,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美其名護建制,實則企位純講實際。什麼 “以人道立場釋放”、 “痛心”、 “希望中國以更寬鬆態度對待異見人士”、“反對聲音可令當權者有警惕不脫離群眾”,左一巴藐視中國法律,暗指關押不人道,右一巴侮辱“人民”政府有脫離群眾的可能,偉大的中央,怎一個忍字了得? 心再痛,都不及荷包痛,又要義氣又要黃金,所謂神聖的 “議事”殿堂,上演了一幕又一幕 “抽水”大觀。
就連主張禍不及妻兒的修訂案都被否決,誠如民建聯主席譚耀宗所言, “無聲勝有聲”。然而他還未摸透爺的心思:不是無聲勝有聲,而是只許一把聲。這把聲,就是神聖祖國永不犯錯,千萬山河都是人間天堂,倘有不滿,例必勾結外國,有心壓制中國進步(中國正在進步中?)。一個諾貝爾獎可以顛覆政權?上屆得獎者乃上任僅兩年的美國總統奧巴馬而非溫總,就肯定是歌頌霸權主義。認定諾爾獎有顛覆政權的能力,就是變相承認諾獎的認受性。與其氣不順,祖國不如像人權報告一樣照辦煮碗,辦個國產和諧人權獎,一於以東亞新角度重新審視西方觀念,頭九屆送予九位政治局常委,接著頒給緬甸軍政府(昂山素姬拿過諾獎,是西方顛覆政權的傀儡,簡單推理,緬甸軍政府一定是好人),然後是金正日父子,讚賞他兩父子夠克制,坐擁核武都不輕啟戰端,一心以文明手段跟美帝周旋,實至名歸。那就你有你頒我有我頒,你有勾結我反勾結,想不進步都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