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4日 星期四

其實我真係最明阿姐諗咩

議員喎,民選喎,有咩比大嗌"我會引究辭職"更震撼?
不過,正所謂信佢一成,雙目失明,佢嗌辭職,其實就好似古代權臣要臣下三次奉表,一輪進出,方敢篡位。卿姐係想你挽留佢呀!
點解?你諗下,阿姐佢幾廿年,話就話從政,查實不過係腰骨企得硬d,把聲嗌得大的,串政府串得勁d。你可以欣賞佢份執著同堅持,但唔等於佢真係有過任何實質的建樹,對對家的擺佈有過任何盤算、對策。阿姐自己可能唔知道:其實佢就係一個不公平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有醜角奸角,佢先可以做正印、好人,可以繼續以自己的形像及象徵意義維繫選民。如果佢可以守身如一,倒無相干,大家知道雙方實力懸殊,單打有限,亦不會太多譴責﹔好喇,家陣好學唔學,同對家打左廿年,原來只係床頭交,臨尾竟然黎個床尾和,仲一心以為分分鐘可以過佢一楝,呃番d政治油水,但係佢真係忘記左,時勢只能容許佢永遠做一個黑白分明的好人角色,做左成世穆桂英,就整定無得做蕭太后,而家連貞節埤坊都跌碎埋,俾人予取予攜,天使跌入凡間,你話痛心唔痛心?
咁點算呢而家,擺明衰左,再撐就等如當日講廣場上無死過人。為左先杜絕悠悠眾口,阿姐幾大都要兇番你先,嚇窒群眾於一時 -- 嗱,我而家話辭職,唔好插我,等局勢明朗d再算。如果事實證明真係衰左,點呢?喂,唔係卦,我俾對家呃,同大家一樣,都係受害者黎架(另加聲淚俱下),我以後唔會再信佢地,會同佢地劃清界線,大家準備好,係時候團結一致為民主運動再起波瀾!(咁辭職件事…)政府出爾反爾,而家要團結,鎗口一致對外呀(之但係…)我辭職唔緊要,但如果俾建制派攞左我個席,咁會削弱泛民力量架,離開容易留低難呀(唔係喎…阿姐)喂,你係咪對家臥底玩分化呀?做咩一味針對我?話晒咁多年無功都有勞!(阿姐,我只係…)好喇,唔駛講咁多,專心爭取2046雙普選!
講到尾,你叫阿姐唔撈,佢做得d咩?人家都有屋企有人要養,雖則話天真到萬節不保,但係無謂迫佢la -你見佢咁忸怩支吾,佢都係想你挽留佢、安慰佢啫,兼夾望事情明朗d,屆時見機搵位脫身。女人心思,筆者再獨男都明。
所以,放過佢啦,歷史自然會將佢釘喺柱上。
仲有阿姐,錯就係錯,蠢同天真,唔可以免責,大把人事先警告過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