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6日 星期二

大學生嘆女無樓不嫁

某名牌大學學生,在公眾場合口舌便及,向局長訴苦女友無樓不願嫁。
小弟愚昧,大學生你這樣一講,實在置女友顏面於何地?除了冠以港女一名,你認為你女友還有什麼下場?
再說,何解我只聽見你說要每月儲多少多少,卻不曾聽過閣下女友肯同時“夾”多少?倘若閣下女友一面以嫁威脅,一面又要你單拖力谷,你應該慶幸自己還要捱多六、七年,想清楚應否跟她共諧連理。
當然,閣下女友亦未必能等得一年半載。
我太多事。
住,我知好重要,但是否一定要擁有?作為大學生的你,何解都要執著於有一間樓?如果你二人當真夫唱婦隨,鹹魚白菜難道不好味?若能留得好工做,勤勤勉勉,另加父母相助,只要肯量力而為,不存僥倖,不慕虛浮,樓價不會恒常高企,你倆終歸尋得著一個decent的安樂窩。
老實講,大學生,你兩位究竟想要什麼樓?
樓價飛升,皆因北水南調和雀亂飛,地產市場同胞專享,一地得道雞犬昇地,這是祖國強大之必然,不是你小小港人可以置喙。撫心自問,沒人提鎗逼你現在追貨,你大可不買。既然樓價不可能飛升不止,閣下好應該把握時間讀好書、做好工,跟女友節衣縮食,勸她買少一兩個LV,去少一兩次日本,到結婚時酒席酹量,影少一輯婚紗相,說不定在樓價降溫、什至大跌時有錢在身,夠付首期。只怕大學生你當刻又畏首畏尾,妄稱觀望,市況調頭又沉不住氣,不幸高買,回頭又怨自己黑仔,受老婆日哦夜哦的冤屈氣。

你兩位都是大學生,無人可以迫到你們。
港媽除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