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4日 星期日

談鬼

唐人鬼,要燒衣燒香燒溪錢﹔
西洋鬼,恐得塵歸塵土歸土,跟陽間無拖無欠﹔
同樣是鬼,理應形態和需求一模一樣,一如在生時你要呼吸,他也要呼吸,
除非,鬼,不過是一個從文化衍生出來的抽象概念。

我覺得見鬼就像發夢,同樣是日有所思,同樣是可遇不可求。
當一個人的意識或精神進入某一個情況/狀態時,他就可以"見"到自己腦袋拼湊或構想出來的影像。發夢需要各類條件配合,見鬼如是,當中的分別,在於人睡覺時由潛意識主導,當事人只能被動地接收者接受腦裡拼湊的信息﹔反之,當一個人"見鬼"之時,主意識及潛意識很可能是同步運作、並行不悖 - 後者搜索平日耳濡目染潛移默化的信息,前者則按照當前環境、心理狀況、日常認知及主觀偏見等寓以創造,結果就湊成聽來各個大同小異,但同樣邏輯欠奉兼結局了了的鬼故事。有些人長期維持若干狀態,就是鬼上身﹔有些可以及時自行或無端抽離,就是得救。

同一批人,有相似的認知、經歷、精神狀態,或互為影響,互相牽引,就如玩ouija board時眾志同心移枱移凳,集體見鬼。

當然,上述一切皆小弟老吹,純粹引起討論。畢竟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有,亦不出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