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1日 星期日

惡攪以後

痛批社會不公,有人會訴諸"惡攪"。惡攪,是創意表現,作者感覺良好之餘,觀眾亦得以借(苦)笑宣泄,何樂不為。然而假如這些創作只能令網民以"笑了"而非""怒了"或"要做點事了"作回應,一切也不過精神自慰。以戲謔來摘下權威的光環,自古已有,可是從來都沒有一個政權是給"嘲"倒的。在一個樂意以言論自由麻醉抗爭心態的社會,活在一個全權在手、可以不知廉恥只遵訓示的政權之下,很不幸地,惡攪不過花拳繡腿,隔靴搔癢。一嘲,氣一泄,循環不息,社會依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