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7日 星期三

何必執迷?

環顧坊間的民主派,理念三字寄之日“真民主”,其餘一概模糊。不過模糊未算死穴,更嚴重者的是固執和慵懶,尤其雙方力量懸殊時,更忌。
先講懶。懶者,就是一味寄望對家好心送上方案,給自己評頭品足,倘有不滿就詐嬌發呻,十足深宮怨婦,結果是議員不求或不作任何實質成果或提議,讓其牢騷當企硬,不滿當抗爭。
接著是固執,道理也簡單:
既然承認對家擁有香港主權(現實亦然),
既然甘願讓對家採取主導等運到,
既然有心依循既有遊戲規則二仔底死跟,
既然心底理解港人始終沉默多數,
就不應單純以一個真民主為終極目標,全程細節一概支吾,只識向著天空上遠遠的北極星,在地上亂衝亂撞。
你會問:公民黨何嘗不曾提出過路線圖?
如果雙方地位同等實力相約,又或公民黨捉著對家什麼痛腳,它當然有揭牌的資格。問題是閣下所謂民意的籌碼,只怕在可見將來都止於表態﹔就算要牽動群情,泛民也得依賴對家一時之疏忽、錯誤、無恥,方能推湧群情一時,以行動懲罰政府(不等於支持民主)﹔如果政權規行矩步,民主理念僅夠炒熱忠實的一眾。
一語貫之,We have already resigned to the reality.
況且在這小眾裡,道不同者若干,私心實利糾結,內鬥內行,外鬥外行 - 有力外鬥,又何需專心私鬥,滿足權慾奇詭?對家如日方中,何來在意?
籌碼欠奉,派內分崩,予人主導,奢望聖恩,這一切都令泛民永遠有力退貨(?),無力還價,泛民唯一的優勢,就是香港終歸是一個國際城市,對家不敢太蠻,假戲也得當真做。既然無力還價,就只能望在對家的嗟來之食中鱷口偷金﹔今天泛民的抗爭思維,不是執於我只要什麼,而是我可以在對家所予之中爭取什麼、得到什麼,所得的能否有助朝目標進發,鬆緊之間有所進退,一切但求對家落搭入局。這不是消極主義,而是面對現實- 既然人人都要搵食怕大亂,既然人人動輒話大亂(不是港人不認同民主,而是更相信現有“所得”凌駕 往後的“配得”。
迷信於個人理念而忽略群眾心理,本身就有欠民主。
認清現實局限,順筋絡骨理游刃有餘,望回本之餘有望偷雞,是現時唯一可行的方法。一時的妥協,不是出賣﹔現實的考量,不是背信,民主得靠眾志成成而非個人意志 - 尤其是在香港這個醒人當道的社會,爭民主,也得充份體現港人能屈能伸擅於鑽營的香港精神,。一味沉迷個人浪漫和壯烈,不過自私,你的堅貞,遠不及目標遠近重要,這是激情無效後的必然途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