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5日 星期一

信鬼容易信神難

為何我會對鬼有保留,但就堅信神(九成)不存在?
神是否確切存在,無人可知﹔要證明神當真具體存在,這是信仰人士的責任,不是我。
我只知道:從來無人會為擁護鬼這個概念,有意識地殺人。
我對鬼的概念有所保留,不會令我被靈異愛好者或各式師傅卑視、嘲諷、咀咒、甚至殺害。
我更無須為不信鬼而慚愧、內疚、承擔任何道德責任。
己之所欲,無意施人,大家自由相安,就是這般簡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