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4日 星期日

強姦 神蹟

有人說:現世的痛苦和折磨,是上帝考驗人類信仰/忠誠之手段,要人類知道上帝發威。
如此說,等同將上帝比喻為一個需要靠強姦來證自己是男性的人 - 明明除褲便可,他卻視之為不符身份、有失尊嚴,反用上最殘酷、最無稽的手段,來證明對祂而言不足掛齒的無聊事 - 為了給你這卑微的人類證明自己存在。

神蹟,顧名思見,就是罕有至極。
一個末期癌症患者神奇康復,其身後有九個、甚至百個千個情況相同但結果慘痛的個案。你說萬中無一是神蹟?我說百發百中才是神蹟。
更重要者,一個可以以神力醫好甲君的神,怎會無力醫治丙丁戊己申?可是祂偏偏擇人而醫,目的竟是為了彰顯自己的存在及神力?先不說祂存在與否,就算祂確實存在,一個不惜以人命教非、純為show off而吝福的神,根本就視人命如玩具,聊以自慰,人還有膜拜祂的理由嗎?

沒有留言: